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九州·白雀神龜 > 第二卷 蠻舞宴歌

第二卷 蠻舞宴歌 (7)

7等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我們的籠子停在一塊松軟的土地上,半陷了進去。霧氣已經消散了,但四周芳草凄迷,卻沒有狼的腥臊氣味。我以為那些狼沒有追上我們,或者把我們給追丟了??晌姨痤^來時卻看到它們的尖耳朵在遠處一道坡上的草叢后面若隱若現。

我全身都疼,似乎骨頭全都斷了。云罄的身子一動不動地躺著,我以為她還沒有醒,卻看見她的黑眼珠子在骨碌碌地看著我,不由得嚇了一跳。她的耳朵上碰破了一大塊,不過她現在似乎已經哭不出來了。這樣就好了很多。她用手指了指我的胸口,我低頭就看到前襟上都是鼻子里流出的血,血還在往下滴,我用手去堵它的時候,大股的血就從另一個鼻孔里噴了出來。我兩手都是血,愣在那兒,幾乎就要哭了出來。不過我從來沒在女孩子面前哭過。這個記錄我可不想就此打破。

那些狼表現得很奇怪,它們的腳印在地上兜成了一個大大的圈子,往我們的籠子探頭探腦,一副焦急的樣子,但卻不敢上前。

“它們好像不敢進來?!蔽夷笾亲赢Y聲甕氣地說。

“為什么呀?”云罄膽怯地問。

“也許這里是另一只更可怕的東西的領地?!蔽艺f,這話是突然闖入腦子里的,嚇了我一跳。云罄也被嚇著了,不敢再說話。

那群狼,它們似乎和更多的狼匯合了,它們探頭四望,嗅著空氣里的氣味,顯然出一副焦慮的樣子,但并不想就此離開。我不知道這群狼在害怕什么,它們敢毫不猶豫地襲擊全副武裝的數萬男子組成的營地,卻不敢貿然闖入這一片小小的水洼地。

我們躺在一層松軟的草甸子上,嫩綠色的水草圍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圈,遠處是蓬蓬的高蒿草和矮樹杈,它們的根部看上去立在淺淺的水里,但那些草下面很有可能是深不見底的泥塘。我們在那里躺了一個白天,狼就圍著我們繞了一個白天。我開始想念那條魚起來。更可怕的是,重量正在讓我們慢慢地陷下去。原先我還可以在腳下看到那些厚厚如絨毯的草,草葉鋒利??涩F在腳下變成了一洼污水?;\子的搭扣已經被深深地埋到土中,我們出不去了。我盡量平躺下來不動彈,不過云罄又開始抽抽搭搭地哭了起來。她那張被華貴的鏈子圍繞著的臉上抹滿了污泥。

“別哭。有東西來了?!蔽覈u了一聲說,向著太陽落下去的一邊看去。

我沒有聽到什么聲音,也沒有看到什么,但我能感覺到那個方向上,有個什么東西正在逼近。

霧氣又開始在地面上聚集了起來,這兒不知道為什么變得很冷,寒氣颼颼地從我們身邊掠過。我看到一個影子浮現出來,越來越清晰。它行過的地方,狼群嗚咽著向兩邊分開。

一陣大笑的聲音飛上天空,如同正在歸巢的鳥在拍打翅膀。我從來沒想過一個如此小的軀體能發出這么強大的聲音。這笑聲讓那些狼更加膽怯,向后退得更遠了。

“是瀛海家的小兒郎啊,”那個影子說,徹底從霧氣中走了出來,“唔,還有只漂亮的小白鸝鳥,這我倒是沒想到?!彼谀切┦妊娜豪侵行凶?,猶如閑庭信步般不急不慢,倒似他才是狼,而那些狼是些吃草的羊。一匹巨狼兇猛地咆哮了起來,它的龐大體形超過了所有的狼,我認出來它就是叼我們出來的白耳朵狼。影子轉過身,說:“這不是夜狼左驂嗎?回去和你的主人說吧,現在還不是時候?!彼恼Z氣平靜,卻是一種發號施令的感覺,似乎沒有人可以違逆他的話。

左驂猶豫著,不甘心地呲著牙,它后退三步,又往前跳兩步。影子笑著說:“已經過了中夜了,你還是回復原狀吧?!彼淖笫州p彈了一下,一團小小的光亮落入水中。左驂猛地打了個哆嗦,倏地人立而起,大團的毛發如同衣服一樣脫落,變成輕煙消失在風里。這條狼突然就變成了一個人,雖然有幾分狼相,灰撲撲的臉上還有一大道利爪抓傷的痕跡,但畢竟還是個人啊。

變回人的左趁似乎不再那么狂暴和不講道理了。他雖然還冷著臉,卻還是給影子施了個禮,說:“既然如此,我們就賣古先生一個面子。后會有期,告辭了?!彼南吕镯懫鹨黄ψ犹ぴ谒锏匿罏r聲,狼群一瞬間就消失得干凈。影子走過來,用他手上的一根棘杖勾住了我們正在下陷的鐵籠子,輕輕巧巧地把我們拉了上去。

這是個中年的男子,他穿著我們這兒都沒見過的白色長袍。他自西而來,一定是行過了許多里地的沼澤路,腳上卻幾乎沒有污點。他將那個籠扣解開,然后像從鐵籠里掏小貓那樣提著我們的后脖子把我們揪了出來。

我和云罄驚魂稍定,都站不住腳,坐在了地上,仰著頭看他。他的下頷上有一部微帶淡黃的胡子,同樣顏色的眉毛低低地壓著眉毛,我注意到他的眼睛里有一種疲憊的神色。不知道為什么,他的身上卻籠罩著一團淡淡的冷霧,讓我看不太清他的容貌。

“餓了吧?”他說,看也不看就把一塊牛肉干塞到了我手里。我用牙齒用力撕下一半肉干,把它遞給了云罄。他站在那兒看著我們兩個把那一大塊牛肉風卷殘云地一掃而空。

“走?!彼f。抬腳就向沼澤地里行去,似乎對腳下的路極其熟悉。蠻舞遷庭至此已有五、六年了,自然有獵人熟悉沼澤里的路??汕七@人衣著寬袍大袖的式樣,絕非本地人氏,再看他白衣飄飄,一塵不染的模樣,也不像在這座黑瘴彌漫的沼澤地里生活的隱士。

“去哪?”云罄小聲地問。

“你是誰?”我說。

他哈哈一笑,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卻回答了云罄:“前面就有座你們蠻舞人搭的小獵屋,我們可以在那兒休息一夜?!彼路鹬皇侨D兩轉,周圍的景色已是煥然一新。這里有一片小小的水潭,黃色的蘆葦叢把它掩藏在其中,霧氣漂浮在它的胸膛上。一些死了的樹杈如同白色的骨骼從潭底伸起。許多奇怪的光亮在水底發著光,仿佛藍色的寶石光亮閃動,天鵝和水獺在其間自由地游動。這里是大澤中最危險的地方,它的美麗會讓人情不自禁地踏步向前,然后陷入到藍色幽光的泥潭里。

說是獵人小屋,其實只是間簡陋的窩棚。它用水杉和黑油松的枝條交叉搭成了三角形,立在沼澤深處的一大塊干地上,被高高的蒿草遮蓋著,四周都是冒著深藍色泥泡的泥沼地,要不是他領著我們過來,即便是走到面前,我們也不會發現它的。

在窩棚前面他突然站住了腳,俯身對我們說:“你們在這里等一等我,我還有幾位朋友要見呢?!彼^續往前走去,月光在那些黑幢幢的矮樹上跳動,突然間變得殺氣騰騰。我們在樹梢上看到了兩個人,他們仿佛沒有重量般,輕飄飄地掛在樹尖上,從底下看過去,就如同兩件黑色的罩袍,飄浮在月影朦朧的空中。

一個尖利刺耳的聲音悠然傳來:“想不到在這兒碰到了你,天下雖大,我們卻總歸要見面的啊?!卑滓路闹心昴腥宋⑽⑿χ抖端呐坌?,作了個揖:“郎兄,公山兄,十年一別,兩位別來無恙?”那兩個身影中矮的那位嘆了口氣,卻不說話。第一人道:“十年來,你不覲教主,不遵教義,自立宗派,私交權貴,此刻教中得了令的都在尋你,還是問問你自己有恙無恙吧?!薄敖讨卸荚谡椅??是為了我,還是為了伏藏經?”他的聲音里有一種無奈,還有一種似乎對自己做的事感到無聊,倒又不得不做的庸懶。

那兩人聽了“伏藏經”三字,都渾身一抖,宛如雷震。

第一人默然了半晌,恨恨地咬著牙說:“伏藏經乃是我教中淹沒了千百年的典籍,典籍里都是天啟般的智慧聲音,誰若尋找并且開啟了這種聲音,必將因給愚昧的人類帶來大的光明而永垂史冊。我教中六千名掘藏師,窮其一生的精力,四處尋找,只為了得到一部兩部流落在外的經藏。你受了教主重托,主持掘藏,突然消失忽忽十年,若不是得了寶藏私吞,又該如何解釋?”“你們真以為我是因此而出走擎梁山嗎?”白衣人一聲長笑,“我以白衣道之名宣新宗,不是叛教,正是得了辰月的真義啊。我辰月立教數百年,只知道死抱教義不換,卻不知道天下變幻無窮,早已非當年那個天下了。以不變應萬變,本教就該腐爛了。不單單是我該出來——郎兄天資愚笨,悟不了這個道理,公山虛,二十年后,等你悟了,也該出山來才對?!薄昂f?!蹦俏粋€子稍矮的人喝道。黑色的罩袍把他們的臉給遮住了,看不清他們的容貌,從他的聲音聽出來,這人不過是個少年男子,他的話語里似乎有幾分焦急又有幾分無奈,“我看你當真是變糊涂了,辰月這兩個字怎能隨便說出來?!薄皟蓚€字不說,便能圖天下嗎?”白衣人笑容可掬地反問說。

“兀自胡言亂語,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钡谝粋€聲音冷冷地道,突地手一張,捏了個手訣。

他們都不說話了,只有冷冷的月光灑落在他們之間。我和云罄雖然看不明白,也知道他們就要動手,都屏住呼吸,不敢亂動。

月光落在地上和水里,那些光凝聚不散,忽張忽縮,如同活物一樣跳動。最先動手的是那位黑罩袍的姓公山的少年,他雙手一拍,手上仿佛凝聚起一道光柱。他把手一張,那道光柱就分為左右兩道,如墻一樣朝白衣人撞擊過去,而白衣人巍然不動,身周升起絲絲的白光,他轉眼就消融在白亮亮的月光里,少年放出的兩道光華就像撞在空氣里一樣撲了空。

他們同樣以月華為武器,月光在他們手上就如同有實質的物體,劈裂空氣,發出呼呼的風聲。光華籠罩在他們四周升起的濃霧上,就如四處都是月亮。突然間四下里光華滿地,月亮的光華變得極其明亮,四周的樹石草木在地上拖出了白晝的影子,晃盲了我的眼睛,我聽到了一聲長長的呼嘯,像龍一樣沖上天空。驀地里光華四斂,樹叢里一暗,又只是一輪明月從天上照下來而已。

等我的眼睛恢復正常,只看到水潭邊剩下白衣人獨自倚水而立,月光下但見遠處兩個小小的黑點如泥丸般閃動,瞬息不見。

他似乎絲毫也沒受傷,微笑著過來拍了拍我們的頭,說:“來吧?!备C棚里鋪著厚厚的一層干了的草,散發著腐爛的蒿草香氣。

“窩棚里太小了,可睡不下三個人。今天晚上,這兒可就是瀛棘王子和蠻舞公主的金帳了?!彼闹终f,身子一晃就不見了。四野里傳來狼的長嗥,云罄害怕得又要哭出來。他卻出現在十來丈外一棵低垂的樹杈上,吹起一支笛子來??瓷先ニ麜谀抢锎瞪弦粋€晚上。

我和云罄就在笛聲的嗚咽里,在冷月照耀的沼澤地里的清光中,慢慢地睡著了。清晨醒來的時候,我似乎在身子下面的草香里嗅到了什么。我聞啊聞,直到聞得頭都痛了起來。這又不是打獵的季節,窩棚里怎么會有新鋪的干草呢?窩棚外面是厚厚的白霧,這里確實是一處靜謐的隱所。這些籠罩在大澤上的晨霧如同漂亮女人身上的輕紗,風把它們輕輕撩開的時候讓人充滿企盼。我驚訝地發現,霧氣的口子里。那個有著亮藍色光澤的水潭里,漂浮著數十大朵藍色的冰熒惑,它們在這兒卻似乎隨處可見,朵朵都含苞待放?!昂芷涟??!卑滓氯苏f,伸手去采一朵靠近岸邊的花。

“別采,有毒的?!蔽胰滩蛔≌f。

“你也認識它?”他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我發現他的笑很干凈呢。

“這花不是長在冰上的嗎?”我問。

“你知道得還不少嘛,這片蠻舞原本來就奇怪,如果往下挖,你們會發現厚草之下有許多冰窟窿,那些厚冰幾百年都不化,我估計這塊水潭下的寒冰都已經有萬年了。這些花的根,都是從冰下冒出來的呀?!彼f話的聲音不大,但聽他說這些話,你會覺得他一定親自潛下水去,親眼看到過那些寒冰一樣。說話間,他已經把那朵冰熒惑摘了下來,放在鼻子前聞了一聞。

我緊張地等著他突然臉冒黑氣倒下,他卻悠然自得:“那位教你認花的人沒有告訴你嗎?開了的花就沒有毒了,只有開了的花,冰熒惑入藥才最有效啊?!彼拖骂^,把花擺在胸前,突然口吐白色的光華,像月光一樣明亮。我和云罄眼睜睜地看著那朵海碗般大的花慢慢地盛開了。

窩棚前面有一串烤好的青蛙,等我們吃完早餐,以水為鏡,好歹把自己身上收拾了一下。白衣人又領著我們,七拐八繞地走出了那片藍水潭圍繞的沼澤地,到了干地上,他指著剛剛升起的太陽,對我們說:“照直往東走,也就二十來里地,就會遇到蠻舞部的人了。小心可別往南邊拐啊。要是你們碰到黑甲的武士,最好還是藏起來吧?!薄拔覀冎皇切『?,你不送我們過去嗎?”我問。

“我父親是蠻舞的王啊,”云罄說,“你送我回營帳,他一定會重重地謝你的?!彼笮Γ骸叭绻⒍ㄒ?,早死一日,晚死一日,又有什么分別?”然后他又轉頭對云罄說,“如果活著回去,就和你的父親說,過上一陣,我自然會去拜會他?!彼盐覀兙腿釉谶@兒,然后轉身飄飄揚揚地,又走回到那片陽光也無法驅散陰暗的沼澤地里去了。

我拖著蠻舞云罄,一腳深一腳淺地往回走著。在一片青草灘的邊緣,我們躲在一叢紅菘草后面看到了一些黑甲的虎豹騎在逡巡。他們低頭辨認狼跡,但那些腳爪的痕跡早就被跳舞的狼群給攪亂了。

我們從日出一直走到日中,正午的太陽幾乎把我們曬暈過去,云罄把腳磨破了,哭鬧著不肯走,正好就碰上了蠻舞派出來搜索的一哨騎兵。那一小隊騎兵由一名百夫長統領著,大叫著迎了上來。我算了一算,正好是二十里地。

他們本來都以為我們被狼吃了。蠻舞王把一干衛兵打了個半死,看護的那幾名斡勃勒死了的也就罷了,手臂被狼咬斷的那個斡勃勒卻是被當場砍了頭的。他們這番出來本想順著狼跡瞧瞧,也是死馬當成活馬醫的意思,卻不料兩人都能活著回來,當真是把他們高興壞了。這一隊人勻出兩匹馬來,正要將我們送回營去,卻突然看到西邊塵土大作,后面黑甲的虎豹騎追了過來來,為首的一名騎兵大聲喝道:“把兩個小孩留下了!”那些蠻舞騎兵知道虎豹騎威名赫赫,此刻突然要搶人,雖然自己這邊人多,臉色都嚇得變了。突然又一騎從東方直沖過來,一聲不響,單人獨騎如同閃電般插入到虎豹騎的陣里,那首領應變極快,長刀出鞘,青光耀眼,當的一聲和那人交了一刀,只是被那人氣勢壓住,連人帶馬倒退了數步。

那人嘿嘿一笑,撥馬回轉入蠻舞本陣,用拇指拭了拭自己的刀,原來卻是赤蠻。他聽說打圍營地出了事,當下便騎了一匹快馬,跑了一天一夜,直追了過來。

那首領提著刀子,望了望赤蠻,又見蠻舞這邊人多,倒也不敢明目張膽地搶人,喊了一聲:“好啊,我們走!”騎兵接了我們回來,蠻舞王喜出望外,赤蠻私自離開大營,本來該受責罰,但我對蠻舞王說,赤蠻是我的人,要殺也要由我瀛棘來殺,他可沒收你蠻舞的馬和女人呢。我知道我舅舅終究膽小,不會和我硬爭,何況我一提虎豹騎的事,他就把赤蠻跑出來的事忘了。

他聽說虎豹騎也在找我們,不由得慌了神,使勁揪他頜下的胡須,青陽人的主意自然是悄無聲息地拿下我和云罄兩個人,不論是送到北都去還是當個人情送回來,那可都是便宜的大買賣。蠻舞長青可沒有料到當了青陽王子的岳父后,還在被他算計著。對比之下,我就看出來了當王的高下。蠻舞王支支吾吾地好沒樣子。若是你被人冒犯了,又不想去打他,就該像瀛棘王那樣喝道:“胡說,誰敢污蔑盟友,還不拖出去砍了?!辈贿^蠻舞云罄到底是他女兒,我就不知道他到底舍不舍得將她砍了。我還在那里胡思亂想,猛地里被一雙大手抱了起來,卻是楚葉將我摟在懷里嗚咽。原來她也從大營跑過來了。她本來是蠻舞的人,正好原來照顧云罄的那些斡勃勒們都死了,我舅舅也就同意先將她留下照顧我們,既然如此,他索性做個大人情,派人將瀛棘的大合薩和賀拔蔑老都接到了獵營里來。

見到大合薩的時候,我就問他,那朵冰熒惑,都能作成什么藥???大合薩閉上眼睛微笑?!肮?,你知道這個還太早了呢,”他說,“舉凡蠱惑、魅惑之類的用途,或者讓一個人永遠不要離開另一個人,那就要用到這些藥了。其他的,我可就不能說了?!彼@故弄玄虛的態度讓我很不滿,于是決定不把哪兒有這樣的花告訴他。

股票涨多稍能赚钱 北京快3一定牛基本走势 理财资产配置比例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 博彩公棚 福建31选7开奖数据 新疆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pc蛋蛋真送q币 广西快3今天走势图 福建体彩31选7中奖规则 浙江11选5玩法和查询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