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九州·白雀神龜 > 第三卷 北荒之亂

第三卷 北荒之亂 (1)

1東邊似鳥雀騰躍南邊似對龍上天北邊似萬壽神龜西邊星斗散亂四野交錯萬狀北南珍珠寶山東西四柱擎天安心把守天險防地飛中聳立著瀛棘日爛木甲牛麥碰措寧!這是大合薩也里牙火者當年用他的腳步踩下瀛棘北荒大營的輪廓時,親筆寫下的“形勝歌”。比之東陸的歌賦,它自然粗野簡陋,難入士大夫耳口;但用北陸的蠻語唱起來,卻氣勢雄渾,瑯瑯上口,就如一群莽牛轟隆隆地從青莽的荒野上沖過,簡直要劃破唱者的咽喉。

如今我五年沒有回去,這片大營聳立著的土地上需要講述的故事實在是太多了。瀛棘王一死,黑草彌天的北荒即刻陷入了紛飛的戰火中。這五年來,瀛棘可以上陣的男丁長成了兩萬人,加上原先便有的兩千殘兵,此刻舉族之兵已隱約重成規模。

瀛臺合三兄弟領著賀拔氏、長孫氏等大部族,將將占了一半兵力,聚積在有熊以西的溫泉河一帶別營,自成一派;而鐵勒延陀原有三千鐵狼騎,占了瀛棘的大營,倉庫錢糧戶邑盡數都歸了他,實力頗為可觀,他倚靠舞裳妃的政德,自稱為瀛棘正統,也頗得族中老人支持。

可是今日瀛棘此刻最強的一方豪強卻不是他,我叔父昆天王瀛臺寒回又和大望山南的七曲部酋長刑雄搭上了關系,他內擁國、白氏及三姓小部族自重,一萬七千多戶瀛棘人被他遷往東營,六千多瀛棘新起的兵丁居然跟著國氏和白氏的那顏歸附了他,再加上從七曲借來的六千精兵,此刻我叔父,這個數年前幾乎要被人遺忘掉的失敗角色,剎那間又成了北荒上首屈一指的風云人物。

瀛棘王的死始終是一個謎,關于他的死法眾說紛紜,交戰的幾方各執一詞,但殺死他的終歸是鐵勒延陀,這已無法改變。

許多人不明白為什么這自小便愛恨恩仇交錯的兩個人,在相隔十年后見面時,最應該殺掉對方的時刻都放了手,在走過了這道可怕的急灘漩彎后,最不應該反目的時候,卻又開始了相互的廝殺。

瀛棘王的兒子們無力同時面對兩方敵人,但他們是先對付虎視眈眈的叔父昆天王,還是去找殺父仇人鐵狼王尋仇——這成了壓在他們心頭一團難以糾解的死結。

讓我們還是回到最早的跡象上來。

瀛棘王兄弟見面的那一年,雖然瀛棘熬過了那個最可怕的嚴冬,但糧草不繼,餓殍四起。瀛棘王將我送到蠻舞換取糧食,開春后更讓其他三個兒子帶一部人馬,分在西邊龍牙溫泉河一帶墾屯,一直熬過了春天,終于挺了下來。

夏草茂盛的時候,我叔父鐵狼王鐵勒延陀果然帶著他的狼騎大軍到有熊山下來投奔自己的哥哥。他帶領的三千徙人中,有多半是狼騎兵,還帶來少量的馬匹和牛群。這些剽悍的徙人臉上刺著字,頭發蓬亂,吹著短哨,滿不在乎地跨在狼背上施施而來,一時間里狼嗥馬嘶,亂哄哄地將有熊山下的盆地給盛滿了。

“你帶著這撥人還是自成一部,到鐵襠山下去建營吧?!卞踟撝挚粗@景象,不由得皺了皺眉頭說。

“你是看不起我這些人嗎?我這些盜賊和囚徒一個可頂你們瀛棘的十個人?!辫F勒延陀不快地抽緊了騎著的高大赤狼。他勒緊它脖子上的鐵鏈,讓它在瀛棘王的卡宏面前來回小步溜達。它大概是跑得累了,大張的嘴里滴答下成串的口水,在地上流下一道黑印子。

“你的人在我這可以來去自由,”我父親瀛棘王瞇了瞇眼睛,因為太陽從鐵勒延陀的背后掠出,正射在他毫無表情的臉上,“反正你這一部人馬對外不能稱是瀛棘的人?!薄半S你?!辫F勒延陀咆哮著說,他放眼看了看有熊山下黑色草浪翻滾的原野,“你這一塊地盤也養不下我這許多狼。我要在這里牧狼,你們瀛棘連人帶牲口都不夠我們吃的?!彼惶崾掷镨F鏈,那匹赤色的馳狼低低地嚎了一聲,兩只前爪撲到空中,半立而起?!昂俸?,”鐵勒延陀穩穩地坐在上頭說,“我知道你的用意,我了解你,你喜歡一切都井井有條,都該在你的掌控中??赡愎懿涣宋?,我這輩子,終究會讓你頭疼死?!蹦瞧ダ窃诳罩幸慌?,已經轉了個身,在他大笑聲里朝外面竄去。

這些馳狼可不是尋常的草原灰狼,它們體格龐大,性情兇猛,兩條后腿尤其強健有力,坐在地上就猶如小牛犢子一般高大。馳狼的前爪上帶有勾狀爪端,就像嚙齒動物的門齒一樣不停地生長,所以馳狼每天都要尋覓樹和石頭,在上面磨礪指甲,磨得像彎刀一樣鋒利。當它們躍到空中,向前撲擊的時候,就如同有十把彎曲的匕首在空中朝獵物揮舞而去。這些狼性情急躁,每日東奔西跑,沒個安分的時候,也只有鐵勒部落才馴服得了它們。

我聽說馴狼是鐵勒部秘不外傳的奇術。大個子的馳狼還可以騎乘,鐵勒部的人把生牛皮制成的鞍具固定在狼肩上,用粗鐵鏈和鐵嚼子作成籠頭。鞍上沒有鐙子,乘者的兩腿必須直接夾在粗壯的狼脖子上。他們還能夠像放馬一樣將成群的狼趕到某處草場上,讓它們自由覓食,待得一處的野物吃得差不多了,再趕著狼遷到另一處去。

不是手腳最麻利性情最兇悍的鐵勒族人,是沒有膽量放那些狼的。這項要求對于鐵勒的手下來說自然也不是問題,被流放遷徙到這兒的人,都是些著名的兇徒惡煞,偶爾有些冤枉來的良善之輩,在這塊土地上呆不上半年就會斃命。陰羽原上能活下來的人,個個都是死尸堆里打了七八個滾出來的。他們不用告誡也知道,要想馴服狼,就必須比所有的狼都兇狠。

除此之外,還要學習用符咒控制這些暴躁易怒的畜生。他們必須非常小心地控制它們的肚子的鼓和癟,太飽的狼會懨懨的,缺乏精神難以駕御,而太餓的狼又有反噬一口的危險。所有的騎者都要和狼一起生活,和它們一起吹風沐雨,在冰天雪地里長距離地追逐獵物,撕扯吞吃那些帶血和皮毛的生肉。和狼混熟的騎者,只有把自己變成一只狼,一只更強壯更兇悍的狼,才能與狼群合為一體,使它們如軍隊一樣被驅趕使用。訓練有素的狼群也懂行軍布陣,也能突擊合圍,它們鋒利的勾爪能夠輕易地把馬的肚子撕開,所以尋常戰馬聞到這些狼的尿味就會戰戰發抖。要不是數量太少,狼騎實在是一支令草原上人人聞而色變的異軍。

牧狼是一件極有技巧的事情,狼騎者都必須是最好的獵手,才能讓自己和狼不餓肚子。草原上的生活本來就是流動的生活。貪吃的野豬總是成群結隊地跑在最前面,它們會把整片的草掘起來翻找下面的塊根和可吃的爬蟲,食草的兔子和鹿緊隨其后,鹿后面是一些小野狐和狼獾,靠死去的鹿或者快死的鹿為生。有著高聳肩膀的麗角羊和鹿們擠著肩膀走在一起,野牛群散開來跟在它們的后面?,F在又加上了鐵狼王的馳狼群跟在這些草原動物的后面。鐵勒的狼群就如同一把巨大的灰色鐮刀,把高高的草叢里藏著的動物剔除得干干凈凈。不過他們不會讓狼群把所有的動物都趕盡殺絕,到了差不多的時候,他們會把狼趕開,放開一道口子,讓剩余的嚇破膽的食草獸從口子里飛逃而去。

原先鐵勒部會讓自己的牧群會跟著狼的足跡走,在狼群身后,所有的食草獸群都被清空了,他們自然就能到達最好的草場?,F在這個空缺就變成了瀛棘的牧群,它們在肥厚的草場上像爆炸一樣快速增長著。除了放牧和種植燕麥,一整個夏天,瀛棘的人要干的主要活計就是收集干草,他們要給壯大的牛群和羊群準備草料。這項繁重的沒日沒夜的活要持續整整三個月。

鐵勒延陀的人相形之下可就要自在多了。一到秋末季節,秋馬已肥,他們即放馬四出掠劫。越過大望山以南,向東是密林地帶,向西則可進入瀾馬、七曲及七八個小部落的地界。蠻舞部與這些部落的地界犬齒交錯,難以劃分清楚,鐵勒延陀的那些人馬和狼群哪管得了那許多,只要找到機會,便將人馬分為兩隊一兜,狼群在外面一叫,那些嚇傻了的沒頭腦的牛群羊群自會驚慌失措地亂竄,被趕回到陰羽原上。它們屁股上帶著各部各家形形色色的烙印。

為了這些狼騎搶劫的事,鐵勒已與各部起了多次齷齪,連帶瀛棘也受了不少牽累,但鐵狼王依舊我行我素。那些爭吵和咆哮如同被酷烈的大風掃過,像藍花草一樣星星點點地散布滿草原,隨后又被長孫鴻盧的禿筆一點一點地尋找到,記錄了下來。

“我們本來就是盜賊,怎么能不搶不殺?”我叔父鐵狼王更大聲地回答咆哮如雷的瀛棘王,“這么多年來,你以為我們是怎么活下來的?”“那是過去?!卞跽f,“現在瀛棘窮遁遠疆,縮在這兒晦光養韜,你四出大肆掠劫,這會讓青陽北都對北邊關注更甚,于你于我,又有什么好處?”鐵勒延陀好奇地歪著頭看他:“我又不是你們瀛棘的人,你擔心什么?你當初不讓我們入籍,不就圖能撇個干凈嗎?”我父親瀛棘王生氣地揮了揮手:“你覺得是為了這嗎?”“不是嗎?”鐵勒延陀干凈利落地反問說。

他們兩個虎視眈眈,目光如同兩把劍在空中交鋒,誰也不后退半步。

我父親瀛棘王最后松了松臉,說:“要是都由著性子來,誰來為瀛棘考慮?!彼湫σ宦?,“當初要是你在白梨城當這個王,想必是想也不想,就與青陽死斗,直到滅族了事吧?!薄澳沁€用說。如果當匪徒當得窩囊,我也寧愿去死,”鐵勒延陀放聲大笑,“你還真了解我啊,所以你當瀛棘王,我不當。頭痛的事情留給你?!薄伴e話少說,”瀛棘王無奈地在耳朵邊擺了擺手,像是要把不快的事情都趕走,“我有事要你幫忙?!薄班?,找我幫忙?這可是件新鮮事,你說?!辫F勒延陀將這句話在嘴邊回味了一句,才笑嘻嘻地將臉湊上前去。

瀛棘王說:“青陽不許斤鹽片鐵出大望山北,這你知道嗎?這是要困死我們啊。沒有鹽,我們舔一舔堿土,沒有鐵,我們怎么打造刀子和槍,與他人拼命?”“我還以為你事事聽他們安排,難道也不安心蹲在此處束手待斃?”鐵勒延陀壞笑著問。

瀛棘王不置可否地說:“往北行兩百里,即有鹽井數口,我已令兩個百人隊日夜拖運,帶回來的鹽可供日用。我已經令賀拔帶著人到有熊之北去勘探白鐵礦,若能找到礦石采煉,打造農具兵器也不會有問題?!薄昂伪啬敲绰闊??!蔽沂甯歌F勒延陀得意地向瀛棘王的座椅上一靠,回答說。瀛棘王的座椅如今只是一塊鋪著豹子皮的馬鞍,但向來無人敢靠近拭碰,他卻喜歡翹著腳往上一倒。

“沒錯,”瀛棘王的眼中有一點一點的火在閃,“這不是長久的辦法,他們一來一去,總要一個月以上,這太耗我的人力了,所以我來找你幫忙。周圍的部落未必全能被青陽人控制死,拿毛皮和肉就能換到食物和鹽,不過鐵器和刀子就難了,不到各部落的本陣大營就拿不到,而到各部落大營的關隘都在青陽手中。

“這些路困得住你們,怎么困得住狼呢?!辫F勒延陀嘿嘿嘿地笑著說,“能偷過關隘的秘密小路全在我心里,不過,我的人可不能白干,至少得抽二成?!薄昂冒?,你到營里來拿吧,”瀛棘王嘆了口氣,懶懶地說,“想要多少就拿多少——我說,你要金子有什么用呢?”“那就一言為定?!蔽沂甯歌F勒延陀說,也不打聲招呼,他從椅子上躥起來,彈丸般沖出門口,跳上門口綁著的那條狼。長孫的記錄并沒有那么詳盡,但我能想象得出來那幅畫面。在那兒,鐵勒延陀高高地騎在咆哮的赤狼肩膀上,連狼帶人都被頭頂上宣泄下來的陽光照得白亮亮的,而瀛棘王依舊安穩不動地坐在陰暗的沒有窗戶的卡宏里,他越來越不愛動,連踏火馬也難得一溜。他端坐在卡宏里,被陰影所吞沒,只有兩個眸子如夜里映著月亮的水潭般明亮。

這幅圖畫就像他們兩個人的寫照。如果說我父親瀛棘王是處變不驚安穩如山的熊,那么我叔父鐵勒延陀就是匹難羈上籠頭的野狼。

這頭狼扭頭對熊說:“我現在是男人,我要金銀來養家。你營地里剩的都是女人,自然拿銀子沒用了?!彼笮?,用鐵鏈抽打得坐下的巨狼大聲吼叫,在黑油油的地里頭躥了出去,把營地周圍圈著的幾匹馬驚嚇得連連倒退,驚嘶不已。

其時,瀛棘的經濟體制已然崩潰,瀛棘王新設立了瀛棘大營的公庫,名為“大庫”,各營再設分庫。因處非常時期,大庫按五一的苛法收稅。家有五羊者上交一羊,五牛者上交一牛,五馬者上交一馬,這些牛羊日常分在各家飼養,需要征用時候再由官家人帶走。各營再設分庫,分庫再以十五交一抽稅,以備各營日需。此外成年人不論男女都有五一徭,即每五日輪一次,一次一日的公活,有錢人家也可以錢糧充抵,無錢糧者可到大庫賒帳借糧,以徭役還帳。

于是鐵勒延陀的人開始不停地把大庫里的皮毛和鹿角、牛肉帶走,過上一段時間,又帶回來成堆的生鐵,茶葉,鹽塊、刀子、長矛和鐵箭頭,更要命的是,他們還帶回來眾多女人們喜歡的金銀首飾,上面鑲嵌著珠子和綠松石。這些放浪形骸的男人,過去的盜賊和囚徒,就用這些東西去勾瀛棘女人的魂。

草原上平民與斡勃勒之間本來界限極嚴,徙人的地位則更要比斡勃勒低上一級,但女人的天性讓她們剛剛從饑餓中蘇醒,就開始憧憬頭上和脖頸上的美麗閃光。除此之外,這些陰羽原上的漢子更能帶過來食物和肉,辛辣的酒,他們還能在女人們需要干重活的時候脫下外袍,光著滿是刀痕牙印的脊梁站上前來,那些強壯的淌著汗的身體充滿了可怕的可以依靠的誘惑。

這三千名漢子鉆入瀛棘王的大營,如同干柴投入烈火之中。那些被風霜和艱辛蹂躪了大半年的柔嫩如花瓣般的女人們,打開了自己的心懷。到了夜里,那些消失沉寂了許久,聽了讓人臉紅的歌謠又開始婉轉飄蕩在大營上空了。瀛棘的女人們被男人帶來的幸福給融化了。

于是我父親瀛棘王早上出門的時候,就看到成群結隊的野漢子正翻身上馬——為了防止驚營,他們并不都騎狼過來——他們高聲喧嘩,大呼小叫,醉醺醺地揚著鞭子,跨過一夜留下的滿地稀薄馬尿,踏著清晨的微寒和薄霧消失在那些高高飄飛的草里。

有時候,還有大群的瀛棘的孩子們跟在他們的馬旁興高采烈地奔跑,漢子們唱著粗豪的歌,如同富豪的財主,從馬鞍上往下隨便扔些肉干和吃的東西。

讓瀛棘王驚訝的是,連書記官長孫鴻盧也混在那幫孩子里,朝馬上的強盜們點頭哈腰,伸手要東西。瀛棘王不禁又好氣又好笑,他看到一位臉有疤痕身穿灰衣的漢子,東倒西歪地騎在匹灰馬上。他認出那是左驂,他和鐵狼王手下一匹白耳朵的黑狼同名,有人信誓旦旦地說看到過他變成了那條狼,也有人說看到那條狼變成了他,不過沒有哪條傳說是被證實過的。

此刻這位渾身冒著狼氣的漢子正把他的馬勒住在長孫鴻盧的面前,灰馬把一泡尿撒在老頭面前,而他俯身把一包什么東西遞給了老家伙。左驂甩了甩鞭子,唱著歌跑走了,而長孫鴻盧抬起頭來,猛然間看到我父親瀛棘王在看他,老臉一紅,把東西藏在衣袍下就走。

瀛棘王大聲叫住他,問:“那是什么東西?”書記官不得已把東西拿出來給他看,原來不過是包各色石頭,里頭還混雜著幾小包金粉和幾顆珍珠。

瀛棘王禁不住啞然失笑:“我的書記官,你都老成這樣了,還和女人小孩們搶這些東西嗎?”長孫鴻盧尷尬地一笑,說不出話來。

瀛棘王一把捉住他的手,說:“走,我到你屋子里看看?!彼M了書記官的屋子,卻看見他的那間小屋內擺滿各色的樹根石頭,還夾雜著些銀子、珍珠和金粉。他的孫子正蹲在那兒把這些東西細細地研磨成粉末,分成不同的碟子裝著,看見大君進來,他慌張地跳起身來,幾乎把幾個碟子打翻,連忙垂手站在一旁,低下頭去。

我父親瀛棘王皺了眉頭,說:“長孫鴻盧,你這是玩的什么把戲?和孫子餓著肚子,盡收藏這些東西,還伸手向外人乞要,未免大失斯文吧?!薄八刮闹凳裁村X?”老頭大聲抗爭說,“這些磨成的顏料可是金不換啊。整個北荒,得上哪兒買顏料去……”“你還在倒騰東陸的莊稼佬們喜歡的那些玩意兒?”瀛棘王回過頭來,狠狠地盯了他一眼,不怒自威。

“若非東陸的文字和筆墨,此刻我怎么替你大君立傳?東陸之風,必定勢不可擋啊?!崩霞一镉仓弊诱f。

“真是世態顛倒啊,被判了刑的人反過來給貴官們施舍吃的,”我父親瀛棘王感嘆說,“這樣太不正常了?!蔽沂甯歌F勒延陀則半躺在馬鞍子上,帶著嘲諷的譏笑看我父親,說:“一邊都是鰥夫,一邊都是寡婦,這就是人的本性啊,你連這也要管嗎?”瀛棘王皺了皺眉頭,背起手問:“找我什么事,說吧?!薄坝腥送低得诟业纳剃犠?,我來問問怎么回事?”鐵勒延陀翻著眼道,“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薄拔也恢肋@事,”瀛棘王語氣頗為無奈地點了點頭,“不過猜得出來,那是老五昆天王的手下。他們不滿大庫和你的抽成太多,嘮叨過好幾次了?!薄澳悴还芩??”鐵勒延陀好奇地半抬起身體問他。

瀛棘王苦笑了一聲:“你以為我現在管得了什么嗎?”鐵勒延陀抬了抬眼皮看他,“在我們兄弟中,我最佩服你這個三哥了,可如今,嘿嘿,我真是替你著急啊?!薄耙撋详噷Q,我依舊不懼你?!蔽腋赣H瀛棘王森然說,他的威嚴依舊是讓人不可污蔑的。他捏了捏拳頭,又緩緩松開,“可登上了這個位子,就不得不左右前后都照顧到。老五偷點腥膻,只是小事,你還能為此殺了他不成?我瀛棘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打打殺殺,而是保養元氣啊?!薄澳憷狭??!蔽沂甯歌F勒延陀直言不諱地說,他從那張寶座上跳起來,大步離開。

股票涨多稍能赚钱 腾讯分分彩一星技巧 河北20选5走势图2结果元网 浙江20选5中3个 股票有杠杆平台有哪 股票买卖交易软件 黑龙江11选五前三组开奖 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网易 黑龙江体彩数字6 1开奖 上证指数今日行情 广西11选5开奖号码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