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九州·白雀神龜 > 第三卷 北荒之亂

第三卷 北荒之亂 (2)

2十日之后一個無星的夜晚,昆天王的兩支馬隊滿馱貨物,分別在墨弦河東岸和大望山北麓隱秘的小路上艱難跋涉,突然間被四面掩至的刀客殺了個干凈,盜賊盡取貨物金銀而去。

“你要有什么生意上的損失,盡可以到我這來,我雙倍支付給你。你干嗎要動手?”我父親瀛棘王氣哼哼地問。

“那不一樣,”鐵勒延陀干脆地說,“這是我們自己搶到手的東西,可不承你的情?!薄拔?,”他又說,“這個老五,包里的貨色可真不少啊。你們集體遷庭的時候,他大概吞沒了不少好東西吧。你不想知道有些什么嗎?”“不想?!卞鯖]好氣地拂袖而去。

鐵勒延陀搶劫昆天王的貨物,殺了他的人也就罷了,但他手下的人卻大模大樣地拿著這些東西來大營泡妞,這就有點過分了。說到這里,我該講講左驂的故事。

左驂此時看上了原白梨守藏室史的老婆白小寧。白梨守藏室史雖然是名文吏,卻性子剛烈,在青陽縱兵入城時從城墻上跳了下去,把滿腔子的血濺到了呂光的馬前。小寧出身白氏名門,本來是瀛棘主祭祀的奉常之女,自然帶著股書卷氣息。她父親奉常白翮早死,丈夫死后,她堅守不再嫁,家中下人又盡數被遣到瀚西戍邊,只能一個人從白梨千里迢迢挨到了北荒,歷了許多難以想象的磨難,依舊是年輕貌美,門前吸引了無數男人的目光,就連昆天王的大公子瀛臺壽也常到她門前獻殷勤,要給她在東營修建一所獨屋,卻被她堅拒不納。

她此刻住著的卡宏中人多擁雜,三十名各色不同等級官吏的婦人以大床鋪在其間居住,梳洗起居都無隱私可言。這些婦人都無力獨自立戶,每日里要為官庫織粗布十五匹,便能一人分得四豆粟、二兩肉和半兩麻油,維持溫飽足矣,但卻辛苦異常。從天明開始,機樞的唧唧聲不絕于耳,梭子穿梭往來。暗淡無光的卡宏里,羊的細細絨毛飄蕩在空中,覆蓋了一切,讓里面的人眼睛鼻子總是發癢。小寧的眼睛就總是紅的,但她依然安之若素,不給任何人可乘之機。

左驂在她門前的橫木上留了一道刀印,他的亮銀刀刀背筆挺,沒有人不認識他的刀。他這一刀就如在她門上畫了一道記號,尋常無賴少年沒人再敢上門啰嗦。日子一晃過去幾個月,左驂在這女人身上費了許多時候和計策,最后卻也沒能將她搞到手,他雖然窩火,倒也心中欽佩小寧的烈性。

這時候瀛棘大營中男子短缺,好女子多的是,左驂雖然面目猙獰,卻是鐵勒手下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出手又很豪闊,那些女人金子在手,看他也就不難看了。他很快就在營地里找了四、五個相好的姑娘,但卻沒有忘記小寧,常常送來些肉食衣物,小寧每次也就笑笑收下,隨手分給左右的同伴。

那一日,左驂照例拐到小寧門前看看,他嘴里叼著牙簽,松著馬韁百無聊賴地走著,正好看到小寧擔著副巨大的水桶,原來正是她輪值出門汲水。自她的卡宏至龍牙河邊有一里來遠,小寧人又瘦弱,挑上擔子走走歇歇,半個時辰才一來回,灌滿卡宏中的大桶得來回十二次,這一日她便無布可交,雖然同屋的婦人會湊起來分點食物給她,畢竟累得不行。左驂目光閃爍,看著小寧拖著桶走遠了,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第二天他就帶了一匹卷鱗毛的灰騸馬過來送給小寧,那馬毛長腰健,背上六個水桶拉水的話走上兩個來回也就夠了。那時候瀛棘的馬極少,一匹馬怕要值上千金,小寧想著同屋中的伙伴們都需要這匹畜生,也不多問就將它收下,卻不料收了個大麻煩。

左驂走后,昆天王的兩位公子騎著馬闖了過來,一眼看到那匹灰馬立在那兒,屁股上的烙印卻還沒有改掉,正是他們東營的烙印。公子壽臉一長,想到屋子里那位不聽話的花朵也似的女人,心中酸味直泛上來。他想到這些盜賊居然用他的東西來和他搶女人,不由得氣上心頭。

這兩人原本跋扈,當初昆天王手下本來頗多扶風舊部,西涼關一戰后實力尚存,他又上下打點,將這些下屬戶籍歸入扶風,倒留了大半下來。到北荒后昆天王又與七曲的人勾搭上,東營的實力隱隱然蓋過瀛棘王的大營,昆天王的兩位公子也眼見得下巴越抬越高。直到鐵勒蒙了臉將昆天王商隊一網打盡,昆天王的東營吃了一個大虧,又無處追究,公子壽等人一股氣只能憋在肚子里。此時見了這匹馬,壓抑了十來日的怒氣登時都爆了出來。公子壽手一揮,手下伴當一擁而入,將小寧拖了出來,不容分辯就捆在卡宏前的栓馬樁上。

公子壽提著鞭子,趾高氣揚地喝道:“著慎刑司過來,問問他通賊不報如何處罰?”一個眼眉瘦小的老男人跪在地上奏道:“男子貫耳穿營,女子鞭三十?!惫訅蹅攘藗阮^,望見那小女人兩手高高地被扣在銅環上,露出的胳膊如藕荷般白嫩,一雙黑如點漆的倔強眼睛里滿是輕蔑地看著他。

“好?!彼Я艘а?,擺了擺下巴,一名伴當扯起鞭子,一五一十地打了捆在拴馬樁上的女人三十鞭子。公子壽等他打完,挨近那個微微喘氣的女人臉頰,低聲在她耳朵邊說道:“好個沒眼光的賤女人,你寧愿喜歡那個賊囚徒嗎?這頓鞭子,倒要讓你燒得舒服的脊梁清醒清醒……”他在馬上直起腰來,猛地在她背上又重重抽了兩鞭子,空地邊上四方卡宏里的人都能清晰地聽到鞭子著肉的聲音,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公子壽大聲地宣布說:“跟你偷的那個臭男人說,這兩鞭子,你是代他吃的?!边@時候,他手下的伴當和兵丁已經散開來到各卡宏里搜查,這一搜倒搜出十來匹紅綃、三四筐貂皮、玉石鐲子和戒指無數,看上去都頗似那日晚上昆天王被搶走的東西。公子壽的手下連踢帶打,從那些哭喊的女人手中搶下東西,牽上系在小寧卡宏門口的馬,一干人等吆五喝六地走了。

那時候瀛棘王幾乎都呆在溫泉河邊的秋營里,大營里事務都由舞裳妃攝管。她聽了這事,問明了情形,便派人將鐵勒延陀召來詢問。

鐵勒在她面前反倒沒有在瀛棘王面前放肆。他搖了搖頭:“你別管啦,這事是小左惹下的,就讓他處理好了?!彼鸟R出了營地,左驂也過來問他該怎么辦。鐵勒延陀瞪了瞪眼,說:“東西被搶了,你就再送一次唄,還能為了個女人殺了我侄兒不成?!弊篁壨砩系搅藸I地里,他看了看小寧背上的傷,扔了條巾子給旁邊看顧的婦人,說:“把她眼淚擦了?!北愕纛^而去。當夜他沒有再來,不過其他的徙人似乎不受影響,到了夜里,他們成群結隊地偷偷溜進大營,照例帶著一匹紅綃或者一匹素綃,在那些熱氣騰騰的卡宏里找到自己的女人,膠膠粘粘地過上一夜,早上再打馬而去。誰料到公子壽偷偷地在營里布下了眼線,徙人的馬蹄聲還未在稀薄的晨霧里完全消失,公子壽的人就已經到了卡宏的門口,他們如狼似虎地沖入門中,迫不及待地將這些原本屬于他們的東西全都搜走,那些舍不得放手的女人——一匹紅綃可值十天的配給啊——都被皮鞭子抽了一頓。

有三五名睡著懶覺的鐵勒手下被公子壽的親兵抓了個正著。他們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上,就被亂棍打出了營地,棍子在他們的光脊梁上噼啪做響?!罢l是陰羽原的主人?”看著那些人在塵埃里打滾,公子壽騎在馬上問道。

這下子鐵勒的人終于吃了教訓,于是幾日里不見人影。夜里,瀛棘的女人們躺在床上,不習慣了寬松的褥子和沒有馬蹄倒騰聲的長夜。到了第四日的傍晚,左驂踏著夜里薄薄的月色再次摸進了瀛棘大營,這無法無天的漢子騎著的馬屁股上依舊帶著昆天王的烙印。他找到相好的住處,在那里盤桓了一夜,天快亮的時候,他跨馬直闖入小寧住處。在昏黑的火把下,他掏出一包大珠嘩啦啦地往桌上一倒,滾了一桌都是。那些珠子圓光玉潤,大如鴿卵,便是見慣了珍品的官吏大員的女人,見了這些珠子都要抖一抖。這樣一顆珠子,在陰羽原,足可買上駿馬十匹了。

“給你治傷?!彼统林ぷ诱f,轉身就要走??ê昀锏呐藗冞B忙攔住了他。她們說:“這些東西,我們消受不起。左將軍還是把它帶走吧。東營那邊要見了這珠子,還不得要了我們的命呀?!弊篁壈櫫税櫭?,在桌子前坐下來,把刀子往膝前一靠,突然說:“小寧,快過來親下嘴,我今天不走了,在這里陪你喝酒好不好?”小寧那時候鞭傷未愈趴在床上,她聽了這話,生氣地哼了一聲,似乎想要把個藥罐扔過來。

左驂露出鋒利的牙齒一笑:“開個玩笑,何必當真?!彼麑⒛切┲樽邮栈卮?,自己從懷里掏出了一包熟牛肉和一皮袋酒,果然自己吃喝了起來。

小寧趴在床上,咬牙切齒地說:“你快走,我不要賊贓?!边B城書盟。

左驂停了嘴,火光下看她臉白如紙,黑色的長發披散開來,將臉蓋了一半,自有一番驚心動魄的美。左驂看了她半天,嘆了口氣說:“你干嗎不跟我,非要吃這么多苦?”他的嗓子依舊沙啞難聽,但此刻聽上去卻溫柔如綿。左驂歷來是一副鐵板般不茍言笑的面容,突然現出這副表情就如同一匹狼在齜牙而笑。

這道柔情就如一團火焰掠過他的臉,轉瞬即逝。他抬頭看了看周圍遠遠站著的女人,喝道:“來來,坐下一起吃?!蹦切┡嗣婷嫦嘤U,一個年長的女人突然跪了下來,說道:“左爺,這里現今到處都是東營的耳目。你還是快走吧,不要拖累了小寧?!弊篁壌罂谕炖锶H?,仿佛沒有聽見她們的話,然后他的手突然停了下來?!澳銈兟?,”他說,“糟糕,走不了啦?!彼齻儌榷鷥A聽,順著風聽到了營地四周傳來隱約的海潮一樣的嘈雜聲,那是大隊人馬調動的腳步聲,是兵刃和鐵器碰撞的聲響,這些聲響如同一場浩蕩的洪水,迅猛而沒有預兆,眨眼間已將外面包圍得水泄不通。

卡宏那扇粗壯的紅松圓木釘成的大門轟隆一聲被人踢開了,十來名提著明晃晃刀子的武士闖了進來,她們認得他們都是公子壽手下吉蛇營的衛士。他們踢開門后就持刀閃在兩側,公子壽低頭大步跨入卡宏內,看見果然是左驂坐在里邊,嘴角邊不由露出一絲獰笑。

此刻公子壽身邊雖然人多,但畢竟聽聞過左驂的名頭,對這頭夜狼頗有幾分忌憚。他微微側身,擺了擺頭,外面呼啦啦又闖進了十來名帶刀衛士,將小小一間卡宏擠得滿滿當當,一圈刀尖都閃亮亮地對著桌子邊坐著的左驂。

東營中原本有六百多名弓箭手和短刀手,公子壽能調動的總有三四百人,這些人盡數而動,將卡宏外圍了四五層,也算是極給左驂面子了。

公子壽定了定神,扶著刀柄跨上前去,從鼻子里哼著問道:“門口這匹馬可是你帶來的?”左驂好奇地歪頭看了看四周?!安诲e?!弊篁壔卮鹫f,他的刀子依舊夾在兩膝之間,周圍的兵丁眼睛一眨也不敢眨,都虎視眈眈地盯著他,只要他有去碰它的意思,就要一擁而上。

公子壽大聲喝道:“它身上怎么會有我們東營的烙???——你不說個清楚,今日可沒那么容易走得了!”“你今年多大?”左驂抬著頭看他,突然問道。

公子壽一愣,似乎拿不準他是什么意思。

“你是要拿回這些東西嗎?”左驂嘆了口氣,擺了擺手,“反正她也不要,我留著沒用,你就拿回去好了?!彼麚芰藫茏雷由系哪莻€布袋,碩大的圓珠就叮叮當當地相互撞擊著,在滑溜溜的桌面上滾了起來。這些珠子照亮了每一個人的眼睛,四五枚大如指肚的明珠順著桌縫滾到地上,滴溜溜地滾到了那些士兵的腳前,連公子壽也忍不住低下身去要把它們揀起來,卻被左驂背后揮起一刀,登時一顆頭飛出去,落在墻角里。

公子壽的身子立了半晌,血如貫珠,從頸子里咕嘟嘟地冒了出來。

只這一瞬間的工夫,一直一動不動地坐在桌前,略顯呆滯的左驂,已經如一團兇猛的旋風撲入那些呆立的士兵中間。銳利的光亮在他左右閃現,所有的人都同時感到那團幻影裹雜著銳利的刀鋒在朝自己撲來。沒有人能夠想明白,一把刀怎么能同時揮劈兩側。那些東營的兵丁們驚恐地揮刀格擋,卻全都擋了個空。他們擠撞在一起,胳膊都無法揮舞開,這么多的人同時揮舞兵刃,卻沒聽到一聲金屬相互撞擊的聲音,他們就如同在與空氣和風搏斗,只聽到刀子切入肋骨和肉的聲音……卡宏外那四百名長刀手只聽到屋內一片連綿的慘叫聲,卻不明所以,他們驚疑不定地擁擠在門前,前面的人擋住了后面人的視線,他們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卻也無法沖進去看。

可怕的呼喊和垂死的掙扎聲如同一陣潮水退到了門前,門口站著的兩名士兵突然左右一分,向兩側倒下了,熱騰騰的血從他們的脖頸里沖出來潑灑在冰涼的地上。

四百名士兵驚恐地看著那頭狼一樣的灰衣左驂,慢騰騰地,毫無損傷地從屋子里走了出來。他的右手一抖,刀子上的血如一串油上的水珠被甩了出去,一滴也不留在刀上。那把刀子登時像亮銀一樣閃閃發光起來。他的左手上還提著一顆頭,一甩手就將那東西扔了出來。

公子壽的頭顱在空中劃了一道弧線,落在一匹紅色的兒馬蹄前,那匹馬聞到血腥味,驚恐不安地往后一跳,幾乎把背上的吉蛇營統領白菏摔下馬來。

“二十歲的毛孩子,還是不要在外面充大人的好?!弊篁壠届o地說,他的沙啞聲音讓每一個人聽得清清楚楚,“把他的頭帶回去。告訴你們王爺,再來胡鬧,對鐵狼王不恭不敬,就把你們東營夷為平地?!卑缀识抖端魉鞯刂钢篁壍溃骸胺戳朔戳?。一個死囚徒竟然……竟然……”左驂沖他瞪了瞪眼,白菏那一句竟然也就竟然不下去了,他驚慌地后退了一步,揮著手喝道:“快給我殺!快上!”左驂冷笑一聲,也稍稍往后一退,退入卡宏的陰影里。

外面的吉蛇營士兵發一聲喊,并排往卡宏里攻來,但那卡宏門口低矮,還要下一個大坡,每沖進來一個人,都要彎腰低頭才能進入屋里。他們不得不向前伸著脖子,就仿佛在等左驂把他們的頭斬下來似的,而他們倒下的尸體,又成了后面沖進來的人的阻礙。

“祖宗的東西自然都是有道理的?!弊篁壝繑匾蝗?,就一抖刀子,刀背上的血就如成串的紅珊瑚珠飛了起來。無論殺了多少人,他的刀子始終亮銀般閃亮。他一邊抖著刀上的血,一邊好整以暇地對卡宏里嚇得臉色發綠的那些女人解釋說:“你們當初也不明白這些門為什么要造得這么低吧?”他說這話時,頭臉都被他人潑濺出的鮮血蓋滿了,只露出潔白的牙齒和炯炯的眼睛,那些女人怎么敢搭腔。左驂不慌不忙地接連砍翻了十來名冒冒失失往里硬沖的士兵,殺到興頭起,突然一張嘴,白森森的牙齒咬在一名兵丁的脖子上,登時將那人咽喉咬斷。那些兵丁雖然有上過戰場的,此刻卻有不少人腳都軟了。只見左驂突然把刀一橫,使勁后仰著脖子,從咽喉里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咆哮,這聲咆哮就如同孤狼在月下的長嗥,拖帶著長長的顫抖的尾音,在空曠的原野上遠遠傳了開去。

隨著那一聲長嗥,屋子里的女人們又聽到了原野上傳來的另一種聲音,那聲音如同連續不斷的細雨,沙沙地落在草地上。一股濃烈的腥臊氣,突然彌漫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營地里的馬開始驚恐地嘶鳴,拖著韁繩人立而起。

伴隨著轟然巨響,一整片的木柵欄都被拖倒在地,密密麻麻的狼群從二百來步長的缺口里蜂擁而入,它們那黃褐色的兇狠目光漂浮在一整片的灰狼皮潮水上,它們悄無聲息地沖鋒,速度快如鬼魅。在那四百來名長刀手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前,這一支銳利如箭頭的狼軍已經撲擊進他們的陣列,撕裂他們的大腿和肚皮,咬斷他們的咽喉。在這些直刺人心的慘叫聲里,五百多條大如小馬的巨狼硬生生地在東營長刀陣列中穿插而出,將他們分割成了十多個小團,圍在內圈。它們圍繞著這些失去陣形擁擠在一起的士兵們威嚇地張開巨口,露出滿嘴彎刀一樣的利齒,口水四濺,嚇得他們膽戰心驚。

白菏還騎在馬上發著愣,這些狼鬼魅一樣的速度讓他毫無應變的時間。雖然雙方數目只是相當,但只一瞬間里,他的兵丁就陣形散亂,士氣崩潰。敗局已定了。

左驂沒有浪費最佳的時機,他從卡宏里竄出去,閃電一樣跳上白菏的馬,緊貼在他的背上,在他耳邊低語:“我又不是二十歲的毛頭小伙,怎么能來這兒卻不做準備呢?”他的狼早已經悄無聲息地掩藏在外面的草野里,等待了一夜,就等待著這一時刻。

白菏的脖子上和心里頭都是涼颼颼的。他一側頭就能看到左驂那張被狼爪抓破的猙獰的臉。白菏只覺得屁股底下一空,轟隆一聲摔倒在地,原來座下的那匹馬被狼尿的氣味嚇得腿軟筋麻,臥倒在地爬不起來了。

“都是瀛棘一脈。放下刀子,我不為難你?!弊篁壣硢≈ぷ雍鹊?。

白菏依然咬著牙不吭聲,他手下那些士兵卻早已經把兵刃撤手扔了一地。左驂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將刀子從他脖子上抽開,轉身朝卡宏走去。

白菏看著左驂的背,好似毫無防備的樣子,但他將手放在刀柄上,捏了又捏,終究不敢把它拔出來。

左驂低頭跨入門中,看了看趴在大床上的小寧,她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目光里是一層說不清的東西。左驂笑了笑,對她說:“你不跟我走,看來是不行了?!彼蟛娇邕^去,攬起她的腰,一把扛上肩膀,也不管她說什么,翻身上馬,帶著他的那一大群狼,揚塵而去。

這就是左驂的故事。

股票涨多稍能赚钱 广西福彩快3今天开奖 如何收集股票信息 pk10计划 吉林11选5助手 浙江11选五奖结果走势 股市主力分析 今日涨停板股票 陕西11选5助手 江西11选5开奖查询 贵州11选5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