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九州·白雀神龜 > 第三卷 北荒之亂

第三卷 北荒之亂 (7)

7古彌遠釋放出來的那道漂亮的明月光華,護住了青陽的蘇暢,護住了瀛棘的舞裳妃,護住了鐵勒的狼王,卻偏偏沒有護住瀛棘的新王瀛臺詢。

“行刺者確是高手啊?!彼麄冋f,將那個滿身是箭的青袍人翻了過來檢查,卻發現那是一個銀發女人。她眉目秀氣,體形嬌弱,一雙手白如蓮藕,怎么看也不像是個將自己在雪地里埋了一夜,舉手便取人性命的殺手。

“這一位可不是羽人,”古彌遠掂了掂那塊黑沉沉的鐵牌,又看了看這死人,道,“看來這一謀刺該當與寧州無關?!蔽耶斎恢滥呛蛯幹輿]有關系,這女人就是我昨夜在昆天王的大殿里見的那個盲女人呀,但我見她為了救伙伴逃出而死,心中有幾分不忍,也就沒有說破。

蘇暢青白著臉,束手無策地說:“那和……誰誰誰有關,莫不成便是鐵狼王?”他緊張地望向對面,卻見原本停留在瀛棘大營門口的瀛棘大軍突見驚變,已然同時啟動,一起朝這邊移來。他大吃一驚,心道自己的大軍都留在營里,鐵狼王若是生變,他這兩千來人可真是羊入虎口了。蘇暢當即大聲下令,青陽后隊奔上,前隊兩翼展開,弓箭手將閃閃的利箭搭上弦,瞄準了瀛棘一方,形勢一觸即發。他沖著對面大聲喝道:“鐵勒延陀,你是要造反嗎?”鐵勒延陀騎在他的青狼上,見了青陽這陣勢也是吃了一驚,他皺著眉頭,大聲喝道:“左驂,回去傳我命令,誰也不許上前一步,違令者斬!”他身后一騎撥轉馬頭,向后奔去,大聲呼喝著,將剛剛起步的大軍生生定住。

蘇暢神色稍定,喝問道:“鐵勒延陀,你若是誠意前來迎接,舞裳妃為何不來?我看你定是預謀行刺,才有如此安排?!辫F勒在對面遙遙答道:“舞裳妃聽得太平侯回來,高興得一夜未曾睡著,只是她身子不便,確然不能前來迎接,如今正在瀛棘大營內打掃廳堂,恭迎幾位大駕?!薄胺牌?,別當我們是小孩子啦,”蘇暢冷著臉道,“我們到了北荒一日,徹夜無事,如今剛到你鐵勒的營前卻遭人襲擊,不是你派出的刺客又會是誰?”“蘇校尉,我有話要和古先生說?!辫F勒延陀突然喝道。

蘇暢一愣,卻聽鐵勒延陀勒著他的巨狼,如狼一般大聲吼道:“古先生,我鐵勒如今身有大嫌,百口莫辯,如何洗冤,要向先生討個辦法?!碧K暢萬想不到他竟然是求教這事,也沒想到古彌遠的回答更是直截了當:“刺客不是你派的,我已經知道了。你速將瀛棘精兵調來,四下掃蕩干凈。我和蘇將軍即刻便入你營中?!辫F勒延陀聞言大喜,又派出幾名傳令兵朝著瀛棘大營的方向飛奔。

蘇暢急得拉了一把古彌遠,道:“先生,你這是怎么講?”古彌遠嘆了口氣,簡明扼要地說:“高飛的羽人空中出手已經是致命一擊,這位秘術士,她在雪中伏了一夜,只為一旦失手,便突然再起攻擊,不論主謀是誰,定下這連環計那便是志在必得呀。將軍要小心四周雪地里是不是還有伏兵?!薄罢f的是?!碧K暢出了一身冷汗,連忙喝令青陽騎兵四下翻查雪中是否還有伏兵。他又問:“但你怎么又能鐵定鐵勒延陀不是幕后主謀呢?”“那位鶴雪士絕對是個中高手,他翻飛下來的第一箭就射穿了太平侯的咽喉,那他失了先機后,干冒大險第二次沖下來,又是要射誰呢?”他平靜地瞄了一眼眼珠滴溜溜亂轉的齊夷校尉,笑道:“不,不是你,也不是我。他要射的便是這位鐵狼王了?!碧K暢暗地里舒了口氣,卻兀自嘴硬道:“誰知道這不是演戲?”古彌遠嘿嘿一笑,突然道:“蘇將軍,你奉王命前來扶助瀛臺詢登位,卻失了太平侯,這亂子可不小呀?!碧K暢的臉色登時發青,旋即又轉為白色。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然滾鞍下馬,朝古彌遠拜下,口中道:“先生救我?!惫艔涍h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我替你修書一封,你可速回青陽去復命?!薄斑@怎么使得?”蘇暢嚇得口唇發白,“使命未完,我率軍回去,會被青陽王砍頭的?!薄澳闶姑鞘裁??”“扶助瀛臺詢即位?!薄叭缃皴_詢人在哪呢?”蘇暢張口結舌答不上來。

古彌遠微笑著道:“蘇將軍雖然力戰擒獲刺客,但終究無力回天。這幕后主謀我已知道。不會是鐵狼王,他若在自家門前動手殺人豈非是傻子?!彼蝗粶惤K暢的耳朵,低聲道:“此刻北荒有鐵狼王、昆天王、瀛臺彼三方豪強,相互牽扯不凈,你若留下來牽連進去,又不知如何從中調處,稍有閃失,便害了全軍性命,那才會被砍頭呢?!碧K暢雖然猶豫,終究知道這位古先生極受青陽王禮遇,也正是他說動青陽王,讓他將大公子瀛臺詢送回北荒。此刻大公子既然已死,他手足無措,也只有聽他的了。

鐵勒延陀此刻已經帶著十來名隨從奔了過來。既然出了事,雙方賓主之禮也不多講究了。鐵狼王將青陽人接到了瀛棘大營,而他手下大軍來回縱橫,將大片雪原直翻了個底朝天。

“你在想什么?”我老師的話很輕柔地在我耳朵邊響起,他的馬走在我的背后,擋住了投向我的大片陽光。我看見我那溫厚的大哥尸體躺在地上,血灌滿了他的甲胄。

那柄架在他脖子上的命運之刀終于落了下來,只不過揮舞這一刀的不是青陽人,而是瀛棘人。

他不用再為必將要到來的更艱難的日子憂愁了,不論北荒上的戰火將要如何燃燒,不論流淌著瀛棘的血的人們如何地自相殘殺,他仰臥在雪地里,擺脫了這一切紛擾——我看到了他唇邊的微笑。

“如果我不來北荒我大哥就不會死是嗎?”這一切都在古彌遠的算中吧。如果太平侯瀛臺詢始終活著,我又怎么能當上瀛棘的王呢。我說:“我大哥救了我?!薄斑?,”我的老師嚴肅地點了點頭,他明白我的意思,“可他救不了瀛棘?!彼T的馬和他身上的衣袍是一個顏色,潔白得不沾染一點塵土和血。

“我……可你怎么知道我就可以呢?”“因為我知道,阿鞠尼?!彼p聲地回答,他的眼睛溫暖如春天的月牙湖,藍熒熒的,在那下面埋藏著多少秘密呢,“成大事不拘小惡。我知道你很難過,不過你應該忘記它,要看到那些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愛他們所有,而不是一個?!薄斑@是可以比較的嗎?”我們走在營盤內泥濘的道路上,兩旁是色調暗淡的建筑,背靠背地站在荒蕪的草原上,其間混扎著木板釘的圍墻和小屋,它們在歷經的嚴寒中已經發黑了,盡頭是一片片不毛的荒野??粗拇鬆I里那些出來迎接的瘦削牧民和百姓們,我在那兒想著,一個瀛棘人能和我大哥比較嗎?兩個呢?兩百個呢?兩萬個呢?“我可以救他,但他終究要死在你叔父手里。你覺得他是你叔父的對手嗎?”“不是?!蔽蚁肓擞窒?,然后搖了搖頭。

“這是你踏上回鄉之路的時候,我就知道了的啊。這是你自己選擇的路,這只是開始,還將死去更多的人。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瀛棘?!薄澳愫蠡诹嗣??”他端坐在馬上,用一種非同尋常的嚴肅口氣問道,“如果當時你就知道你回來會導致你大哥死去,你會回來嗎?”我低著頭在馬上想了很久。

“老師,那么,鐵狼王……是他殺了我父親嗎?”古彌遠臉上的笑表明了他是不會告訴我的,果然,他撥轉馬頭,說:“你可以自己去問他?!?/p>

股票涨多稍能赚钱 东方通信股票股吧 大智慧股票软件下载 中国炒股行情 股票可以网上开户吗 投资股票入门 山东11选5最大遗漏 福建11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福建快3下载 天津快中彩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