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九州·白雀神龜 > 第四卷 瀛臺鐵勒

第四卷 瀛臺鐵勒 (8)

8八個月后,正是秋草芳凄之際,舞裳妃突然提議要鐵狼王和我去草原上狩獵。她說:“如今四境平服,倉廩充實,大君在大營里窩了這么多天,也該讓他騎著馬出去走動走動了?!薄昂冒?,我還從來沒騎過雪妖出去射過鹿呢?!蔽倚廊粦Z。

好多時日沒和我的伴當們一起嬉戲玩樂,我也覺得渾身發癢。赤蠻高興自然是不用說了,就連老打不起精神的賀拔蔑老也來了興趣,掙扎著整理出他的刀子和獵弓出來。

“我要帶上長孫齡,我還要帶上楚葉?!蔽掖舐曅颊f。他們臉上都有一些尷尬。按照蠻族習俗,我早該斷奶了,但我卻總也離不開我的奶媽。不過,我才不管別人怎么想呢。

第二日,圍獵的大軍出動,一路向西,行進的路線正是第一年里我父兄走過的路,但那時候,他們每隊不過三百人,大部由未成年的小孩和佝僂著背的老人組成,如今我手下已經是上萬的雄兵,帶著長矛、套索、獵弓,精神氣勢百倍于當日了??祚R早向前飛馳而去,要溫泉河邊我三哥的騎兵在前接應,在溫泉河與龍牙河間圍出好大一個圍場出來。

我們走了兩日,離我三位哥哥的營地不過剩下半日行程了,那時天色已晚,夜里便宿下營來,我的大營離鐵狼王的營地有二里來地。當夜一點月光也無,只聽到巡夜的游哨的坼子聲響,四野里寂然無聲。楚葉已經哼著歌哄我入睡了,我卻突然從床上翻身而起,過了一會兒,只聽見三騎馬朝我的營帳奔來。

蹄聲又輕又快,直趨帳前,隨后就聽到營帳外的說話聲,然后我三哥瀛臺合突然急不可耐地跳進我的營帳,他身后還有我的另兩位哥哥。

我剛想問他們怎么到這來了,瀛臺合卻低聲向我道:“大軍都已備好了,我們什么時候動手?”“動什么手?”我驚訝地問。

營帳又是一動,卻是賀拔蔑老和赤蠻走了進來,他們兩就住在我隔壁營帳里,大概是聽到了馬蹄聲,不放心所以就過來了。

瀛臺合皺了皺眉,不說話了。

我說:“這是我最好的伴當,我的事情都不瞞他們?!薄昂??!卞_合臉色一沉,將一把套在刀鞘中的刀扔過來給我,那把刀又厚又兇狠,我認出來正是“破狼”,我三哥道:“不是你派人送過來給我的嗎?”我愣愣地拿住那把刀,想起了我母親拿走這把刀時的神色和眼睛,突然明白了。

我大聲叫了起來:“不是。你們快跑。離開這?!蔽胰珏_合的臉唰的一下就變白了。我四哥瀛臺彼忍不住大聲叫了出來:“你在耍我們嗎?”瀛臺樂不知所措地轉頭看看我又看看另兩位哥哥。

“不是我?!蔽医械?。

“不是你給我的傳書?!卞_合咬著牙問道。

“我沒有?!薄叭ツ銒尩?,你出賣了我們?!卞_彼一把抽出刀來,指著我大聲罵了出來,“我早知道,你……”他的話被一陣急如驟雨的馬蹄聲打斷了,足有上萬的騎兵,四面合圍而來,轉眼間已將獵營的四面八方都圍了。

帳中的我們大驚,闖出去看時,只見四面被左驂的馳狼騎圍得水泄不通,四面的亮閃閃的刀子和長槍組成厚墻,當真是插翅也難飛出去。

帶隊的正是鐵勒的心腹左驂,他一甩手,手下將幾十顆血糊糊的頭扔到了瀛臺合的腳下。他大聲喝道:“瀛臺合,你的軍隊已經敗了,還是束手就擒吧?!卞_合不再看我,卻一伸手抽出長刀,低聲對兩個弟弟道:“殺出去。能搶到馬的就先走?!背嘈U大聲問道:“左統領,你這是什么意思?!弊篁夠T在巨狼背上,大聲吼道:“三位王子夜遣大軍闖入王營,想要刺殺鐵狼王和舞裳妃,叛跡已露。攝政王有令,不肯投降,就把三個叛賊都當場格殺了?!卞_合神色慘然,卻昂然而立,摸著刀道:“我們是瀛臺檀滅的兒子,怎么能跪在外人的腳下?!蔽蚁蚯翱缌艘徊?,大聲喝道:“不許殺。我才是瀛棘王……”瀛臺彼大概已是怒極,他大喝道:“這當兒還裝什么?!北闶且坏冻铱诚?。我側了側頭,肩膀一痛,已經被砍中。瀛臺彼抽刀的時候,赤蠻和蔑老兩人也早抽出刀來,這時候一起沖上,雙刀同時架住瀛臺彼的刀,這兩人力大,三刀相交,瀛臺彼踉蹌了一下,向外摔了出去,赤蠻和賀拔蔑老已經一左一右護住了我。

“有熊不死?!卞_合大聲咆哮著,已經跳入了狼騎的漩渦。我想拉住他,卻被赤蠻和賀拔蔑老拖回了營帳中,楚葉也撲上來圍住了我,她看到我肩上的血跡時簡直要瘋了。

外面的混亂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就復歸安靜。

第二天早上,陽光絢爛,金子一樣灑落在八百里北荒之上。高高的黑草隨風搖曳,遮蓋住了地上的血。

我在呈給鐵狼王的木匣子里看到了他們三人的人頭。

我看著鐵狼王椅子背后母親的眼睛,她看向我的時候,眼睛依舊清澈明亮,無人能及。我知道她是為了我做這一切。已經有多少人為我死去了。

你想的就是這個嗎?古彌遠的臉在黑暗中嚴厲無比。不要讓死去的人白死,你現在肩負著整個瀛棘,他們的眼睛在黑暗中注視著你。

鐵狼王對那幾顆頭并不在意,只是揮了揮手,讓衛士將它拿下,他說:“大君,請你吹號,召集所有瀛棘副統以上將軍,我有大事要說?!蹦菞l壓過了北荒內亂的消息來自南方——青陽王駕崩了。那一夜瀛棘人個個興奮難眠。呂易慳一生東征西討,點燃了一個接連一個的烽火,讓草原上沒有個安寧的時刻,他無數次地眼望東方,想要把不聽話的瀛棘滅除干凈,如今他卻搶在所有活著的瀛棘人前面咽下了氣。

我輕輕一笑,捂住自己肩膀上的傷口:“這么說,呂貴觥那家伙當上了新的青陽王?”我想起了那位亮銀薄甲的青陽王子,有鷺鷥一樣長的脖子。我想起了他右手上站著的那只海東青,總是以尖銳的黃色眼珠子張望四方。他年歲已大,當了十多年的青陽世子,比我還遲了五個月當上草原的大君。

我想起了那張陰森而脆弱的臉。在發現背叛的時候,那張充滿仇恨和嫉妒的面孔讓他像條毒蛇。他不敢直接面對威脅,卻會在背后擇人而噬。青陽落到了他的手里,我們就都該小心了,但同時機會也就變大了。我看得出來,他擁有比他父親更大的野心和欲望,在機會面前,他會急不可耐地出手。呂易慳疑心重重,事必躬親,因而呂貴觥事事都被壓制在下,無法得到施展和鍛煉才干的機會。

青陽確實勢衰了,但它擁有龐大的軍隊和部落聯盟,我們和它比較依舊弱小得多。瀛棘人雖然高興,卻還是清醒地看到了這一點。只是這位新的青陽王,卻迫不及待地給我們帶來了麻煩。

到了秋天的時候,青陽新王派遣的使者已到,卻是曾任后棣校尉的呂廣利。此人從巨箕山之戰中大難得脫,瞎了一只眼,少了條胳膊,不能再打戰了,卻給他在北都疏通關系,任了個少府押運使,雖然名義上降了職,跑起來辛苦,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肥缺。

雖然路途艱辛遙遠,官派卻要做足。少府押運使呂廣利一路行來,前頭一百旄騎開路,一百長槍騎隨持中軍,再一百騎殿后,鐵甲鏗然響徹一路,見了任何人都不給好臉子,似乎誰都欠他二百吊錢。他施施然帶著三百名騎兵進了陰羽原,大大咧咧地住進了鐵勒延陀騰出來的卡宏,在四處分派衛兵,倒如同他才是草原的王一樣。宴席上第一天,他就在座上指著我笑道:“你們瀛棘就選了這樣一個小孩當你們的王嗎,瀛臺檀滅未免死得太早了些吧?”我一看這人的土狼臉,就知道這是個又貪心又愚笨的人。一個人笨而安其位,也就罷了;要是又笨又拼命地伸手管太多的話,那就是無藥可救的了。于是我找了個借口就退席了,他們也無法怪我失禮。呂廣利不知道,這就是小孩當王的好處。

后來宴席上果然鬧出了大事,我聽說席上的烤全羊燒炙得過了一點,呂廣利呸地一聲就吐在了地上。

座上陪客的所有貴族大臣都吃了一驚,停杯不飲,不知所措地看著席上主客。

要知道按照草原習俗,在他人家中做客,吃到嘴里的食物絕對不可再吐出來,那是對主人的大辱。如果碰到這樣的情況,按照上古草原法令,就該亂拳打死,尸體還不可走正門,必須在帳篷底下挖個洞拖出去才行。呂廣利雖然在北都住得久了,這等習俗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對席間眾人那愕然的神情視而不見,卻又叫又罵,非要喝令將廚子紇單牯拖下去抽二十鞭子不可,直到后來鐵勒延陀親自求情,方才免了。

酒至半酣,呂廣利紅著臉醉醺醺地站了起來,用他的單條胳膊舉起了杯酒,作勢敬了個羅圈圈,一口將它飲盡,然后抹了抹嘴道:“瀛棘北遷這么多年來,青陽對你們可是照顧有加啊。雖然各地戰事吃緊,從來也沒有到貴部來啰嗦要人要糧……”“那是,”赤蠻低聲嘀咕了一句,他如今既成左右豹韜衛的正都統制,已有武士那可惕之爵,便有資格參加宴席了,“白梨城下你們一次就要完了,再來要也沒了?!薄啊缃袂嚓栠B年遇上大災,略感困頓。你們卻在青陽大君的庇護下偏安了這么多年,風頭浪尖全躲過去了,”說到這里,他那剩了只獨眼的臉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然后露出一點獰笑,“也該對父親的恩典多加回報才是。我這次來,一是宣承旨意,認了瀛臺寂的王位;二來嘛,新王有令,今年貴部的貢賦要增加至二成……”此言一出,座中登時哄地一聲議論了起來。那顏和大臣各自對視一眼,都是大大吃驚。大庫吏是白氏的一名長老擔當的,他硬著頭皮說:“這數額太大了,庫中便是盡所有上繳,也負擔不住啊?!备鳡I的那顏也都叫苦說:“今年春開得遲,牛羊的產仔大受影響,墾荒的糧食收上來的也極少,上繳貢賦以后,各營已經是艱難度日,突然增加這么多份額,萬難征集完畢?!薄胺牌?!”呂廣利聽了這些話,跳起來用鞭子抽打各氏族那顏的肩膀,喝道,“別忘了當初是誰讓你們活下命來的。如今你們倒忘了這份恩情嗎?要不是你們貪污挪用,如此微薄的貢賦怎么又能交不上呢?!蹦切╉毭冀园椎睦铣紓兌寄粺o聲地端坐在座上,承受了他的鞭子,怒火已經刻在他們滄桑的臉上了。

抽了兩鞭子后,他氣吁吁地停下手來,似乎也知道不妥,卻還要借著酒勁打個哈哈,對主位上說道:“攝政王,就算我替你好好管教這些奴才吧。我知道你也看不慣白梨城出來的這撥人,他們只知道吃飯喝酒,抽成抽稅,打起戰來都是撥軟骨頭,要不然西涼關、巨箕山又怎么能一再而潰?!彼@話提到了瀛棘人心中的痛,在座的瀛棘人個個面有怒色,一班武將已經將手放到了刀柄上,卻看著鐵勒延陀黑著臉低頭坐在上位,按捺自己的火氣一聲不吭。鐵狼王沒有發出火來,他們自然也就不敢說話。

呂廣利扔了鞭子,道:“就這樣罷,半個月內貢品必須籌備完畢,不然就等著青陽十萬大軍前來催討吧?!彼钢旅媪R道:“大王發了怒,再將你們這班賤骨頭送到寒風谷去,給那些夸父當冬糧?!辫F狼王招呼了幾名侍女上去侍侯呂廣利喝酒,自己一聲不吭地退到后堂,立刻大聲咆哮了起來:“奶奶的,我現在才算信了三哥的話,這個王真不好當。要是照我的意思,早一刀把這龜孫子的人頭切下來,掛到旗桿上風干了?!薄皣u,你輕點聲——”舞裳妃柔聲勸他說,“空口無憑,怎么能說增加就增加呢?這未必是北都的意思。不過是押運的人多要一點,好回了北都彰顯自己能耐,二來也可借機再伸手要賄賂罷了?!彼笸艘徊?,正色道:“大王,你準備好了嗎?”鐵狼王一愣:“準備什么?”“和青陽開戰?!薄艾F在開戰,不過三成勝算罷了……”鐵勒延陀沉吟了一下,可回頭想起外面坐著的青陽人,禁不住又火上心頭,暴跳如雷地吼著說,“可那條土狼太欺人了,我現在就出去宰了他!”“別求一時痛快,誤了大事?!蔽枭彦鲎×怂募绨?,耐心地勸他坐下,“唉,我這身子……本來不想出去見客的……還是讓我去見見他,看看怎么通融吧?!彼龘Q上正裝,梳洗打扮,然后出去見呂廣利。她雖然大著肚子,依舊是光彩照亮了整個卡宏大殿,瀛棘的長老和那顏就不用說了,就連鐵狼王手下那些最粗野的漢子都恭敬地低下頭去。

呂廣利見了舞裳妃,眼睛就像貓見了腥一樣緊隨著不放。賀拔離咳嗽一聲,道:“這位是瀛棘攝政王的正妃?!彼讲陪赝碎_,卻依舊腆著臉不住偷瞧。

舞裳妃行畢禮,招手讓后面幾名斡勃勒抬上一個筐子,筐子沉重異常,塞滿瀛棘自己鑄的赤金馬蹄錁。

“呂將軍遠道而來,瀛棘招待不周,一點薄禮不成敬意,讓貴客笑話我們窮鄉僻國,沒見過世面了?!眳螐V利伸手探進筐里,揀起一粒赤金錁掂了兩掂,露出兩顆門齒一笑:“哈哈,哈哈,這次就看著王妃的面子上,擔著天大的干系,將你們的份額減免一些吧——我可不是為了錢……回了北都,還得幫你們在少府中上下打點,那可得耗費不少……這些禮物我也是無福消受啊?!薄斑@個自然,”舞裳妃輕輕一笑,笑得呂廣利骨頭都軟了,“大人回去打點經營,一應費用都該由瀛棘來擔當……事情辦成,瀛棘自當再備重禮相謝?!眳螐V利拿袖子抹了抹油嘴,眉開眼笑地道:“那就加緊督辦吧?!彼咱勚阶擅膛?,醉醺醺地回去睡了。

草原上空烏云滾動,一排排地滾向西邊。赤蠻用胳膊肘頂了頂呼嚕聲大作的蔑老:“看到了嗎,好個不安生的家伙,”他在黑暗中露出一口鋼一樣堅硬的白牙,“我就喜歡殺這樣的人?!蹦切┨炖?,我騎著我的白狼漫山遍野地亂跑。我想起了以前的那匹小紅馬,不過這匹白狼可比紅馬神氣多了。厚厚的絨毛,細小的眼珠子,又聽話又機靈,當它跑過,輕輕地嗅那些戰馬的腿時,身經過百戰的戰馬也會情不自禁地打著哆嗦。我給它取名叫作雪妖。

我忍不住想,如果云罄在這兒,不知道她敢不敢騎我的雪妖。她雖然是女孩子,卻做事不肯輸給別人,我猜她哪怕是嚇得哭了,也一定會爬上狼背來和我坐在一起的。

瀛棘的大營地里如今也到處都是小孩。他們都是開春后出生的第一撥孩子。我比他們大了將近一歲。一萬多活下來的小孩中,有五千名是男孩,按二丁抽一的方式,就有二千五百人常備軍??粗麄兪嬲怪毴醯母觳苍诤谀嗟厣戏瓭L,瘦瘦的尚未脫離孩童體形的大肚子,我便下令此刻就發給他們刀槍弓箭,讓他們現在就開始學習怎么去殺人。

大人們倒是同意我的提議。他們也都已經看到了壓迫到陰羽原邊緣燃燒的烽火。只是誰也想不到,它會來得這么快。

大合薩說:“蠻族人六歲就可以騎馬,十二歲就可以上戰場了,現在讓大君帶著練練也好?!蔽枭彦粗切┪疫x編出來的孩子稚嫩的臉,嘆了口氣說:“這班孩子,都還沒有時間長大呀,他們就像白梨城一樣,還沒有時間長大就被拆毀了?!薄傲曃錃⑷嗽趺唇斜徊饸?,這是好事啊,”鐵勒延陀大聲說,“明兒就在營地東邊起個新營盤,定個名頭吧,我看叫……叫……”“叫白狼?!蔽揖局┭亩浯舐暫?,雪妖也喜歡這個名字,它神氣地用兩條后腿站了起來,歐歐歐地叫個不停。

鐵狼王響亮地大笑:“就叫白狼?!备鳡I的貢賦銀錢都在緊急籌備中,拉送貢賦的大車朝著大營而來,一輛接著一輛絡繹不絕。離收備齊全總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呂廣利便整日里在瀛棘大營里跑來跑去,招惹是非。如今的瀛棘大營可和前幾年不同,里頭混雜滿了鐵勒的手下,那些可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角兒,只怕沒人招惹他們。呂廣利卻不管這一套,帶著他手下十多名兵丁每日在營地里竄走,見到好馬,便強行從馬廄里牽走,說是折算到瀛棘每年應交的歲幣里。此外這位呂大人還對女人特別感興趣,只要有幾分姿色的女子落到他眼里,也不管她是什么人,就要上前猥褻一番。他感嘆著說:“這里有這么多漂亮女人,比男人多多了。蘇暢在任上的時候可是填飽了肚子啊?!彼窒履侨倜哼\兵丁上行下效,也跟著敲詐勒索,強買強拿,鬧得整座陰羽原是雞犬不寧。

呂廣利這么來去折騰,幾天工夫就在馳狼營里記下了十來筆帳。我們都看到左驂黑著臉在大營里走來走去。瀛棘的人都偷偷地說這小子命犯煞星,早晚要落到左驂手里。

千料萬料,卻沒料到那一日天剛正午,一騎突然自龍牙河畔的牧場飛奔而來,一路踢起滾滾塵土,就如同拖了一條黃煙尾巴。那馬奔到我的斡耳朵面前,猛地人立而住,馬上的人如一根彎曲的馬鞭彈下馬背,將一個血糊糊的人頭扔在臺階前面。

跳下馬來的人卻是赤蠻,他臉色平靜如往常,對著聞訊而出的我叔父鐵勒延陀和我母親舞裳妃說:“大王,王妃,我將呂廣利那小子殺了,前來聽候發落?!辫F狼王和王妃吃了一驚,看那頭時,只見右邊眇了一目,果然是呂廣利的人頭。舞裳妃定了定神,對赤蠻說:“你別急,細細講來?!痹瓉砟侨丈衔?,赤蠻的豹韜衛在河邊放馬。我們瀛棘的圣物四匹踏火馬也在其中,雖然氣候涼爽,幾匹馬悠閑自在,還是從鼻子里往外噴著火焰和熱氣。

他們家族世代為瀛棘養馬,愛馬如命,也確然都是馴馬的好手。赤蠻按著刀站在斜坡上,秋日的大風浩蕩而來,灌了他滿袍子。

赤蠻在逗弄好不容易搞到的那匹馬。那皮花白馬有著天鵝一樣長的頭頸,優雅地彎著。赤蠻只輕輕吹了聲口哨,那馬從坡上直沖下來,耳朵豎起輕輕地抖動著,沖到赤蠻身邊時倏地停下,腿腳繃得直直的,一動也不動。

還不等馬到,赤蠻就平著身子飛起,正好落到了馬背上,像貍貓一樣靈活。不等他催促,那匹馬四腿猛然發力沖刺,鬃毛和尾巴飛舞如旗幟,一陣風似的卷上平岡。他們繞著河邊疾駛了一圈,邁著能顛散普通騎馬者骨頭的大步。赤蠻跳下汗津津的馬,卻迎頭撞到了呂廣利的懷里。

赤蠻沒好氣地拉起馬韁,扔給身邊一個十五歲不到的小兵:“去,把它溜一溜,等汗沒了再讓它吃東西?!眳螐V利捻著小胡子,歪著嘴角看著赤蠻的馬?!笆瞧ズ民R呀?!彼f。赤蠻沒理他。

他在那兒轉著圈看了看,一眼就盯上了那幾匹神駿的踏火馬。

“我在北都就聽過踏火馬的神奇,還以為是見者夸大其詞,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馬,我國太子新任王位,你們應該好好表示表示,就將這幾匹踏火馬送上去吧?!薄笆裁础蜕媳倍??”赤蠻哈哈大笑起來,“不是我說叨,踏火馬乃瀛棘圣物,不可能送給外族。你死了這條心吧?!薄芭?,”呂廣利變了臉色,喝道,“你這奴隸也敢亂說話,青陽是老子,瀛棘是兒子。老子要兒子的東西,你們敢不雙手奉上嗎?我這次是非要不可?!薄澳?!”赤蠻瞪圓了眼睛看他,緩了緩,忍了口氣說,“馬是草原人的性命,怎么能說牽走就牽走。你要牽走,總得大君發話了才行?!眳螐V利瞪起眼道:“好,不要踏火馬也行,那我就要你的馬?!辈坏瘸嘈U回話,他已經指令手下七八名伴當去拉馬了,他大聲呼喝道:“除了踏火馬,把這里的幾匹馬都拉走?!背嘈U又忍了一口氣:“看在鐵狼王和大君面子上,我先不和你計較,這里的馬,除了踏火馬,你看上哪一匹就拉走吧,可別碰我那一匹?!眳螐V利掃了赤蠻一眼,顯露出一副潑皮相來:“別的馬都不要了,小的們,就拉那一匹花馬?!背嘈U大怒,一手便從腰里拔出刀來,心想,即便將馬殺了,也不能讓這龜孫子帶走。

呂廣利更加跳起腳來,剝開衣服,將胸膛湊到赤蠻面前大聲喝道:“怎么,你敢殺我嗎?就你們瀛棘這些娘娘腔還敢殺老子不成?!背嘈U抽了抽嘴角,揀起刀來,一連砍了十幾刀,刀刀都劈在他臉上。

赤蠻懶得說詳細,只是對鐵狼王和我母親說:“我見他啰嗦,一刀將他劈了,帶他首級過來報信。任憑主君發落,赤蠻不敢有半句怨言?!薄捌渌四??”“殺一個是殺,殺十個也是殺。給我全殺了?!蔽枭彦B連頓足:“怎么能這樣?赤蠻,你好大的膽子。你要為了一匹馬,害了瀛棘嗎?”“不必說了。今天給了,明天又來,總有一天會要你給不起的東西。既然早晚要到那一天,又何必等呢?”赤蠻翹起頭,嘴角邊掛著不在乎的神情,“一命換一命,我也不虧了?!蔽枭彦戳顺嘈U良久,長嘆了一口氣,隨后回頭對鐵勒說:“當今之計,只有立刻將赤蠻的人頭送到北都,還有一線生機。大王必須立刻下決斷了?!薄安恍?!”我先叫了起來,“赤蠻是我的人,誰也不許動他!”“你倒挺護著崽子的?!辫F勒延陀嘿嘿一笑,一手摸上刀柄,突然大喝一聲:“赤蠻!”“在?!背嘈U毫不退縮地大聲答道。

鐵勒延陀看了他半晌,眼光如針一樣刺得赤蠻渾身難受。他慢慢地說:“我三哥的眼光不錯,你是個人才,這次你殺得好!”“大王……”舞裳妃焦急地叫了出來。

“別說了,”鐵勒延陀猛地擺了擺手,“我不會為了一個狗屁家伙殺我自己人,那不是變得和我三哥一樣了嗎?”他轉身朝帳下傳令兵喝道:“傳令左驂、黃龍進來,立刻點起兵來。一不作,二不休,將青陽人全圍起來,就地殺了,一個人也不能放過了。

他沉聲喝道:“給瀛棘的各位大人傳令,今天,就反了吧?!背嘈U大喜,從地上跳起來說:“我也去!”舞裳妃唉了一聲,不再多勸,扶著額頭退到后面去了。

股票涨多稍能赚钱 股票外盘大于内盘好 黑龙江22远5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app 上海11选5开奖列表 华东15选5 11选5杀号技巧99算法 大盘跌股票涨停 浙江体彩6十1杀号专家预测 山西20选8走势图 中国一重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