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九州·白雀神龜 > 第五卷 天下有熊

第五卷 天下有熊 (5)

5瀛臺白的武威衛披掛著血幕,從收攏的大風營間隙間硬生生地沖了過去。他們身后的雪原上,躺下了三千具尸體,其中只有不到十分之一是瀛棘人的。即便如此,我二哥瀛臺白檢點左右,能戰的人剩下不到八百了。傲藐天下的大風營定然會被這一戰深深地刺痛,卻他們卻沒有糾纏這支小小騎隊尋仇的意愿,他們領受的命令是形成一柄側彎的尖刀,掩襲瀛棘大營。

武威衛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這一刻讓他們得以喘息的寂靜,如同一柄可怕的利劍高懸在每個人的頭上。

瀛棘大營那邊此刻悄無聲息,求救的鼓聲早已停了。他們跑出得太遠,看不到那桿瀛棘的旗幟是不是還飄蕩在大營上空了。

“已經敗了么?”我二哥瀛臺白喃喃地道。

“逃跑吧?!睆埛胶啙嵉卣f。他在馬上已經坐不直身子,血水如同瀑布一樣從他的頭頂滴落,但黑色的威字大旗依舊扛在他的肩膀上獵獵作響。

“我是那種人嗎?”瀛臺白暴跳如雷地喊,“那怕剩下我一個人,對付整個瀚州又如何?”“老大,你還想怎么樣?”白黎謙苦笑著問,他只用一只胳膊扶住大旗,將旗桿底端托在馬旁的旗托上,另一邊的肩膀卻綻著傷口,沉重得端不起來。

“殺青陽王!”憤虢侯惡狠狠地回道。他咆哮如雷,胡須向外戟張,如下巴上兜著一團火般。他朝大黑馬抽了一記鞭子,朝著大望山北麓的方向猛沖而去。

羽人在松開手指的一瞬間,猛聽到背后風聲凜冽,一根粗有合抱的大木從門外直挺挺地飛了進來。那根巨木來得氣勢洶洶,挾帶巨大的力量,如果撞實了,身體纖弱的羽人定然會筋斷骨折。但那羽人像被風帶起來一樣,在間不容發的剎那,輕飄飄地向上翻了個筋斗,一足已經蹬在了大木上。

一道光從巨木底下躥起,驟然大展,絢花了屋子里人的眼睛,卻是赤蠻隨在巨木底下跟入了屋內。巨木猛然撞在木墻上,撞出一個大缺口,整棟卡宏都在劇烈抖動時,他已經人隨刀至,撲向了那名羽人殺手。長孫齡愣愣地抬頭看著,看見了半空中頭下腳上的羽人嘴角上的笑容。他飛在空中,輕飄飄的全不著力,手上的箭還未射出,但卻帶著應付自如的神情。長孫齡一愣,剛想叫赤蠻小心。赤蠻已經鼓足全力,又是一刀對空劈去,刀風推開空氣,帶著凌厲的咆哮,推得長孫齡擠在木墻上,叫不出聲來。

光華在羽人的指間綻放,三箭連環,從空中向下飛灑出去。

赤蠻的刀光一斂,想要將射向自己的一箭格開,那一箭來勢凄厲,啪的一聲在他刀刃上一彈,竟然穿過他的右肩,將赤蠻釘在了背后的墻上。另外兩箭更是哧哧兩聲,從大合薩和長孫齡的身上透胸而過。羽人三箭既出,收束成一團,從巨木撞出的墻洞里穿出,倏地閃入空中,一眨眼就不見了。

赤蠻一手拗斷箭翎,肩膀前移,已經從釘在墻上的箭桿里抽了出來。

一瓣已經破碎的花從大合薩懷里掉了出來,一落在床上就冒出了青煙。

“大合薩,長孫,你們怎樣?”赤蠻高聲喝道,大踏步走向前去,突然又懷疑地站住腳步,“我眼睛花了嗎,這是怎么回事?你們突然換了位置?”長孫齡戰戰兢兢地從角落里站起,剛才那一箭看上去明明穿他的胸膛而過,此刻卻是插在離他腦袋三尺的木墻上簌簌而抖。

端坐在床上的大合薩也咳嗽了一聲,吐了口血。他背后三尺外的墻上也赫然插著一支箭。他說:“死是死不了,但那一箭射中我的分身,我難免也要受到點撞擊力。這七殺刺客在如許情形下,還能三箭射三人,當真是厲害得緊?!薄笆敲芰_系的幻術嗎?”赤蠻又問,“大合薩,他一踏入屋內,就入你術中了吧?”大合薩伸出兩根指頭,將燃燒的花瓣捏滅,只是微笑不答。

赤蠻不滿他的態度,繼續追問:“那他為什么能射中我?你看我的肩膀……”大合薩說:“你動作太大,用這么大力量推開空氣,他怎么能看不準你真實的位置呢?”赤蠻不依不饒地瞪著大合薩的小眼:“那到底是你救了我,還是我救了你?”長孫齡驚恐未定地向外看了看:“他還會再回來嗎?”赤蠻悻悻地活動了一下右肩說:“當然回不來了,他剛才也被我的刀勁所傷,他要能再回來,我還怎么混?!遍L孫齡回頭看見合薩眼皮底下放出湛湛精光,不由得又叫了聲苦:“大合薩,你已經醒了?那霧氣怎么辦?你還是快接著睡吧,不然大君要殺我咧?!薄扒?,”大合薩惱火地看了看四周,說,“你們在這里打得天翻地覆,墻也拆了,床也塌了,這會兒又說睡就讓我睡了?不成,睡不著了?!贝蠛纤_又嘆了口氣說:“其實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霧氣散盡,大營不保,各路人馬都要陷入危機之中,我們還是快走吧?!薄澳闶钦f走還是說逃?”赤蠻問。

最后一輪弩箭如怒潮一樣,傾瀉到那些迎面奔來的白戎騎兵的身上,在如此近的距離上小孩也能做到箭不虛發。那些中箭的馬憤怒地人立而起,將馬背上的人拋到地上,它們向前摔倒,翻滾,將腿伸向天空。有將近三分之一的騎兵倒下了,余下的二百名白戎騎兵沖至陣前,他們也看到了我們陣中的這些小孩,他們揮舞著彎刀狂野地嗬嗬叫著,五十步的距離不過是幾呼吸間就能達到。

我最后能做的事做完了?!艾F在,”我把穿云弩扔到地上,“你們跑吧?!蔽疑砗蟮哪敲俜蜷L猶豫了一下:“大君,那你呢?”“我?我改變主意了?!蔽乙皇箘?,抽出背后的破狼,這把刀的刀形霸道無比,但由于名字的緣故,父親怕鐵狼王不自在,在北荒上都不用它。

有人在我的肩膀上輕輕拉了一下,雪妖向后一下坐在了雪窩里。我仿佛被座大山壓住一般,動彈不得。

“輪到老家伙了?!辟R拔蔑老輕輕地笑著說,他放開搭在我肩膀上的兩根指頭。

我看到他一個一個地解下右手上的鹿皮手套的扣子。那只破舊的鹿皮手套重重包裹到他的手肘上,好像他的另一層皮膚。這一個老得路都走不動、始終在打瞌睡的老頭,突然仿佛變了一個人。他脫下了右手的手套后,也就脫下了一生都疲憊、瞌睡的外表。

我看到他的外袍像被從身體里面刮起的風吹著一樣,突然往外一鼓,將他整個人都撐開了,賀拔蔑老挺直了腰板,整個人陡然高了半尺,他那瘦瘦的右胳膊上肌肉轟然一聲鼓起,仿佛帶著一層朦朧的火光,一根根的血管膨脹起來,一直延伸到下巴和臉上,隨后竟然嘭的一聲,散開成一團繚繞的煙霧。在那團煙霧里,他的血肉之臂已經看不清了,只有末端的手掌還模糊可見。

他只是一個人站在那里,那條胳膊上卻帶來了可怕的殺氣和壓迫感。白狼營的馬悲鳴著,哆嗦著,在他面前后退了一步又一步。那才是真正的賀拔蔑老啊。

人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力量,賀拔蔑老是個魅,而且他必然受到了蠻族薩滿教中秘術的培制,大合薩在他年輕的時候就在他的胳膊里下了符咒,這可以將這只魅一生之中慢慢修煉成的力量封閉在身體內,一旦爆發,那就是將數十年來的貫注其中的殺氣和精神全都施展出來——沒有哪個普通人可以抵擋住另一個人在數十年的時間里積蓄起來的力量,他們更抵擋不住一只魅積蓄起來的力量。

賀拔蔑老自己坐下的馬也突然顫抖著跪倒在地,它哀鳴不止,尿水直流。賀拔蔑老輕笑一聲,跳下馬來,拔出那把赤蠻繳獲的“隨侯明月”,刀光映照在雪地上,讓我不由得瞇了瞇眼。賀拔蔑老單人獨刀,在漫天飄下的飛雪里,迎著劈面而來的數百騎兵飛步撲去。他雖然徒步飛奔,速度卻快逾奔馬,一聲響里,就撞進滾滾而來的突騎里。

他呆在我身邊那么久,我竟然也都不知道他會如此可怕。他那在看不見的輕煙里的胳膊伸出去,就如同穿越了另一時空,又威猛又不可思議,沒有那個血肉之軀能抵擋他的力量。我瞠目結舌地看著賀拔蔑老一刀遞出去,硬生生地將那些白戎輕騎連人帶馬都劈成兩段。

刀子砍中骨頭時發出的聲響如此清脆可怕,而巨大的血光噴上天空的時候,卻發出哨子一樣清亮的聲音。賀拔蔑老就在這剛硬又清越婉轉的聲響里,一路殺進白戎的騎陣中。他周身上下裹在一團紅光和血霧里,每一道刀光碾轉,就有破碎的鐵甲和軀干飛上半空。

賀拔蔑老殺出了二十步,砍倒了四十余人,每一刀都是連人帶馬斷為兩截。白戎剩下的不到二百人的輕騎不由得氣為之奪,那些活著的馬從脖子到尾巴梢都哆嗦,他們沖到離我的白狼營不過十步的地方,就開始猶豫地剎住腳步,賀拔蔑老再次兇猛地大喝,他的呼嘯如同獅子的迎風呼嘯。敵人開始掉轉頭向后就跑。

賀拔蔑老橫刀直立,看著白戎人向后奔逃,不由得放聲大笑。他放下刀來撐著地,沒想到那柄刀受不了剛才斬馬的沖撞,這時候只是輕輕一壓,竟然嘣地一聲斷為兩截。賀拔蔑老提起刀看看,將它甩手一扔。他轉過頭來笑著對我說:“這一輩子,還是今天殺得最痛快?!痹捯粑戳?,突然從口中吐出一口血。

“蔑老?!蔽也挥傻媒辛艘宦?。

他的胳膊如同煙霧一樣裊裊散去。他溢出了。

他瞇縫上眼睛,轉身向我帶著歉意地一笑:“大君,老家伙只能陪你到這了?!彼诋數卦僖膊粍恿?。

“蔑老!”我低聲嘆了口氣,望見他身后逐漸散去的霧氣里,卻有更多的騎兵出現了。他們人數比白戎的騎兵多得多,拉開成排,聳動的脊背上是另一排脊背,一排排的脊背匯集成海,傳遞來驟雨般的蹄聲。

“賀拔蔑老,你殺完這拔人再死行不行???”我悲嘆著說。那時候霧氣逐漸消淡,這距離上已經能看出了那一彪騎兵的旗號。那旗號卻是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綠色豹紋旗,我不由得大張了嘴發起呆來——那是蠻舞的旗幟啊。

我伸手到懷里去掏摸,碰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那是蠻舞云罄送我的護身符。祖母綠的翡翠晶瑩剔透,豹子張口咬噬,將一只海冬青叼在嘴里。

蠻舞騎兵出現于眼前,我真不應該奇怪的,蠻舞臣服于青陽之下,青陽討伐瀛棘,自然也會征召他們的軍隊。

霧氣就要散去。穿云弩全都繃壞了。三百豹韜衛盡數死了,救命的絕招賀拔蔑老也死了。我們再也把守不住大營了。

死在蠻舞人的手下,總比死在白戎人或者其他什么鬼部落人的手上強,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我長嘆一聲,閉上眼睛,卻突然聽到左右齊聲歡呼。我急睜眼,卻見蠻舞騎兵已經和白戎的逃兵撞上,卻聽到他們陣中一聲呼喝,手起刀落,一片白展展的刀光閃過,那數百名白戎騎兵登時被斬落馬下。

我愣愣地看著對面,數千名蠻舞騎兵沖到我們陣前才慢慢收住腳步,當先一員貫甲大將馭馬直沖到我面前,他除下頭盔,我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他就是那名始終充滿仇恨的青甲武士啊。呂貴觥殺死了他的愛人,從那一天起,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

他冷冷地沖我拱了拱手:“長樂侯,別來無恙啊?!薄拔疫€好?!蔽艺f,腦子里轉來轉去,卻想不起來他的名字。

他說:“我奉大君密令,來與瀛棘為盟?!边@怎么可能?我想起我舅舅龐大的松軟肚子,不由得哈哈一笑。我舅舅蠻舞長青膽小畏縮,上次他們護送我到北荒來,瀛棘又殺了他數百人,雖然是我叔父做的,這筆帳畢竟該算在我們瀛棘頭上。我舅父怎么可能冒死為了救助敵人,而與依舊強盛的青陽為敵呢?那青年葉護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慮,繼續冷冷地說:“蠻舞長青已然死了,現下我們蠻舞的大君是蠻舞云罄?!薄澳莻€小女娃嗎?”我哈哈地笑了起來,笑出了眼淚。我怎么也想不到那個膽小愛哭的小丫頭,竟然也會是個部落之王了。她還記得我呢。我摸著懷里的綠豹子,一時間呆住了。

那青甲葉護皺了皺眉頭,左右看了看,又問:“我們可是來得遲了?”此時左翼和右翼都已聽不到喊殺的聲響。我們已經輸了嗎?我們佇馬靜聽。鐵狼王曾經約定,如果嬴了,就以舉火為號。但是大望山麓上靜悄悄的,只見茫茫大雪鋪滿北坡,卻見不到一點兒動靜。

“大君,我們怎么辦?”那些孩子們問。

“長樂侯,你要我怎么辦?”那蠻舞將軍也問。

“你這幾千人馬,又能干嘛?”我笑了一下,“你帶人佯攻青陽右翼吧,只要能牽制得住他們,就是頭功?!蹦侨死湫σ宦暎骸斑@個好說——那么你呢?”“我要去殺青陽王?!蔽艺f。

股票涨多稍能赚钱 好运来彩票网址 股票的买卖规则 河北11选五玩法 北京pk赛车技巧 股票推荐平台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表 11161期博彩老头 新研股份股票 云南11选五5前三直选一定牛 北京体彩快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