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網 > 奇幻小說 > 九州·白雀神龜 > 第五卷 天下有熊

尾聲

蒼狼十二年,瀛棘部攻陷北都,成為瀚州七大部族外,第一個入主瀚州天下的蠻族部落。那一年,瀛棘部改元神龜。

那是瀛棘最強大最容光的時候,這樣的功績歷代先祖無人創下,我確實成了瀛棘建庭三百年來最偉大的王,但我又有什么值得為自己快樂的呢。

那一天,我看著白狼營的士兵正在城中到處奔突,他們的臉上全都煙熏火燎,仿佛惡魔一樣恐怖。他們在親手為自己的父親報仇,為自己苦難的童年報仇。他們的憤怒中帶著解脫的暢快,赤裸裸的暢快。他們殺死青陽的男人,搶奪青陽的女人,騎乘青陽腰背頎長的駿馬。屈辱和血淚要同樣用屈辱和血淚來償還。

我看著一小隊騎兵從一條巷子里揪出了十來名漢子,全都當場格殺了。在他們動手殺最后一名少年時,我迎面撞上了那孩子的目光。那一對眼睛晶瑩透亮,絲毫不像是少年人的目光,雖然那些伙伴在他面前像狗一樣被殺死,他卻毫無反應,那副眸子里面仿佛蘊藏著如冰河般的沉靜和透徹。

我揮手遙遙一拍,那名白狼營士兵的刀突然變成了堅硬的粉末,叮叮當當地掉落在地上。

那名武士捏著凍傷的手驚懼地后退,他們同時在我面前跪伏下去。很多年以前,他們就不敢抬頭看我的臉了。

“你叫什么?”我問那名青陽少年,他渾身上下帶著傷,沾滿血跡,幾乎站不住身子,卻拼命靠著墻,撐住身體不倒下去。

他瞬了瞬眼,冷淡地回答說:“呂戈·納戈爾轟加?!蔽疑磉厙蛑哪切┌桌菭I的武士全都悚然震驚。

“你是青陽王呂貴觥的兒子?”我問。

他的回答昂然而有力:“我是青陽和蠻舞的兒子?!薄澳闶切U舞云螢的兒子?!蔽抑貜土艘槐檎f,仿佛聽到了月光下馬蹄輕輕敲打,如鈴聲般輕快動人。

我想起了古彌遠懶散而又憂郁的笑容。不由得突然明白了這就是我的使命,元宗極笏算惟一傳承者的使命。歷史在一遍遍地重復。

它需要這種重復。在重復中出生,在重復中死去,我們只是過路人。

我的書記官長孫齡他們,他們只是記錄了千百年的歷史,卻始終沒有發現這其中的奧秘。

我在瀛棘的上一代的身上,發現過我老師的影子嗎?他出現過嗎?他真的不認識也里牙不突者嗎?命運,這個我為之抗爭了一輩子的敵人,我以為通過努力能將它殺死的東西,還是朝我露出了它的獰笑。

我對他周圍的士兵喝道:“你們放了他?!蹦莻€少年,呂戈驚訝地朝我望了過來,他的目光如水一樣清澈。

那是我的宿命。

股票涨多稍能赚钱 山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 15选5开奖号码查询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历史遗漏 山东扑克牌开奖走势图 山东扑克3走势图官网 幸运28预测软件手机版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 内蒙华电股票行情 新文化股票 股市股评